那一晚的事双方都没有再提起过,就像回到刚开始,只是开始多了些关注,能慢慢的从对方的眼神动作察觉出彼此想做什么,渐渐的了解对方。

  往常一样早早来到训练室的孙翔,看见周泽楷已经在位置上,只是没有跟平时一样做着基础训练,而是在帮公会打野图…?

  在暑休期间,有些战队会有些无聊的职业选手出来虐菜,而小战队则是派出来抢资源,就算是无名的职业选手也远远的完爆一般玩家啊,只是像轮迴这样迅速发展,在联盟也有固定基础的战队,不会有周泽楷这样明星级的选手出来,就算看不到脸听不见声音,还是会想目睹的偶像的光彩,当然必须除掉去年造成的第十区的大乱君莫笑。

  言语的短缺周泽楷自然无法做指挥的角色,但有时候有些人自然而然就会成为中心,孙翔只是站在周泽楷身后看着对方的操作,不仅顾虑到输出也会製造空隙让队友插入,渐渐的围绕型成集中的输出,『啧还有时间救杂鱼。』看到周泽楷操作的马甲号,顺手帮了一旁的路人解围,然后还得空给人家回应一个笑脸,孙翔不能理解甚至觉得周泽楷这是浪费时间,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周泽楷打完野图。

  在孙翔开门的时候,周泽楷早就注意到是谁,除了清洁人员外,训练室就只有选手们会光顾,赛休到现在会来训练室的只有自己与孙翔,周泽楷觉得打boss这种事不足以吸引孙翔的目光,还不如一包零食有兴趣,只是没想到对方会看到结束,但周泽楷能感受到孙翔有些心不在焉。

  察觉到注视的目光,孙翔看到周泽楷停下动作,「哦,你打完啦,等我做一下热身。」只是澹澹说了一句。

  「啧,又输了!周泽楷再来!」孙翔越打越不耐烦,今天的自己不再状况,不知道为什么,但孙翔今天特别心烦。

  周泽楷没有顺着孙翔接受pk的邀约,而是退出卡,「喂,周泽楷你干嘛!怎么觉得我太废了,不跟我打还是你怕了!」对面的一枪没有一丝犹豫的下线,有些点燃了孙翔的怒气,拍桌起身与对方叫嚣。

  「下本…?」,周泽楷只是抬头看了下孙翔说。

  周泽楷乌黑的眼睛,裡面没有参杂别的情绪,就是单纯的问着自己下本吗…?这简单直白的情绪,顿时让发火的孙翔觉得自己成了傻蛋,明明可以拂袖而去,又硬生生的从口中应声好。

  其实约本只是周泽楷临时起意的,跟孙翔连续打了三场下来,与其说孙翔不在状况不如说过度专注而没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想给对方换个方式,人士顺利约到了,现在却不知道要打哪个点。

  迟迟等不到周泽楷发来座标讯息,孙翔探头看了下对方在干什么,只见周泽楷似乎在看什么,眼神专注手上滑动着滚轮。

  「周泽楷你约人打本还不知道要打哪个,你是不是有问题阿!」看着对方搜寻的网页除了基本的攻略外推荐新手的副本地点还有着什么着名的约会小副本,或是风景党不可不去的美景本,属于两人的甜蜜副本,这都是些什么跟什么…,孙翔觉得跟不上枪王的思绪。(其实我很想正经但是写不出来又歪了(。

  「孙翔,选…?」倒不是周泽楷意识到对孙翔有意识了,单纯是周泽楷太久没有下本,不知道有那些点可以打,才看起了网路的介绍,扣除少年时期刚碰触荣耀的那段时间,也只有刚进青训营的那段时间还有机会下过几次本,不过时间过了这么久,早就记不得点在哪裏了。

  「选甚么选!直接挑个最近打一打不就好了,不管哪个程度的副本就我们两个程度还怕会死人吗。」这难度的副本有甚么好犹豫的不都一样,孙翔不知道周泽楷到底想干嘛,跟着奉陪的自己也是莫名。

  副本的难度比起赛场上那些怪力乱神来说,简单的如同虐菜一般,副本不过是一堆死数据,遵循着既定的程序演练,要说因为不熟悉而绕远路也完全能靠着技术和手速补救回来,总结来说,两个有如外挂一般的输出,根本毫无悬念的一路碾压到最后,接着又是一段无意义的系统废话。

  孙翔越打越不耐烦,无法理解周泽楷到底想干甚么,清理小怪的过程中也只是辅助输出的身份,并没有用自己的火力压制,明明按照两人的输出力道能更快的通过着个副本,说要下本的是他,结果摸鱼的也是他,难不成他在整老子,想到着孙翔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

  「所以说最讨厌跟人组队了。」,孙翔没有意识到说出口了什么,对着废话完毕的boss又是一阵勐力的火力砸去,血条在两人的清理下以固定速度下降,完全专注在眼前的boss上,突然手上的动作一滞,就此逮到机会的boss开始全力反攻,自然周泽楷也发现问题连忙操作角色,从辅助转有主火力对boss放起风筝来,最后还是顺利的击杀boss。

  周泽楷也没管boss到底掉了什么,起身就看到孙翔再给自己做起手操,脸色相当糟糕,也不管对方想说什么,直接拉着孙翔就往外走去。

  还未多走几步,孙翔一把甩开周泽楷的手朝对方大吼:「周泽楷你到底想干嘛,没事说要下本是你,拉着别人乱跑的也是你,你到底想干嘛,是不是有病啊!」

  「不,没有。」对于孙翔的质问,周泽楷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回復,语气中也有着少见的强硬。

  「你说阿,你到底想干什么,现在又要拉我去哪裡。」孙翔冷哼了一声反问。

  「怎么不说,不会是心虚了吧。」孙翔微眯起眼直视着周泽楷。

  「没。去医务室,……帮你。」周泽楷只能吐出这几个字,不知道该如何什么解释。

  「是嘛,我可没有废物到连个副本都打不过。」说完,孙翔目光没有任何偏移的从周泽楷旁边走过。

  知道孙翔误会自己的意思,只是周泽楷不知道该说什么解释,不过比起解释周,泽楷更担心孙翔的手,连忙拉住孙翔。

  「周泽楷你给我放手,你还想干嘛,把老子当猴子耍很好玩是吧?」孙翔没办法理解周泽楷的行为有什么意义,虽然知道自己口气凶了点,但孙翔并不想示弱。

  「没有,去医务室。」虽然知道孙翔现在不想理自己,但在于该强硬的事情上,周泽楷是不会退让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自己去就好放手。」说完,孙翔这次没有甩开而是直视着周泽楷的眼睛,两人僵持了一会后,周泽楷没有在抓着而是乾脆的放手离开。

  孙翔感受到是不是最近太惬意,投胎前是不是砸了老天,看这辈子的自己特不顺眼,刚吵完架的晚上,自己折腾了半天好不容易睡着又做起这个诡异的梦,梦中的时间轴到了嘉世,孙翔翻个白眼想着这梦还自带存档功能,记忆中这是要去拿到一叶之秋,去见叶修的早上吧?,那一脸兴奋的傻逼模样看着影像中的自己,毫无掩饰的傲气自满,一副天下老子我最屌,现在自己又在干嘛,做这莫名其妙的怪梦。

  就像跑流程一样,其实孙翔不太记得在嘉世前半年的生活,除了训练就是谁谁谁每天在耳边不庭的谄媚还有苏沐澄的臭脸,只是这些东西都比不上证明自己,成为斗神拿下冠军重要,结果先在韩文清身上被打脸,那就算了反正输了下次再赢回来就好,只是一而再而三的输给叶修,明明就是他老了没有用了该让位了,然而事实又是什么,孙翔撇开脸轻哼了一声。

  「我从没有把荣耀当炫耀。」对着影像的那张脸,孙翔不自觉的吐出这句话。

  直到肖时钦的到来,在嘉世的感觉渐渐清晰了起来,似乎有种踏实感觉,所有事情要步上正轨的感觉,那时候终于有个人会跟自己吃饭聊天,会拉着自己去吃饭......,只是现在想想似乎在游戏上,自己没有跟小时情打过配合……,与其说没有不如说在嘉世,自己从来没有配合过别人,全是别人应和自己。

  「我靠。又天亮了。」撇了眼桌上的时钟,接着便传来敲门声的声响,「谁啊,一大早的。」孙翔小声的呢喃着。

  门外站的是周泽楷,孙翔突然有关门的冲动,周泽楷感觉到孙翔的意图半侧身的站在门边问:「一起吃早餐?」笑着举起手上的餐点。

  「不要,我不饿。」不配合的肚子冷不防地出声,感受到肚子的不争气,孙翔不好意思的脸红。

  「一起。」周泽楷轻笑着在一次邀约。

  「笑屁阿,我先去梳洗,你随意坐。」拍了下不争气的小声地说不吃白不吃,反正不是我的钱,你这不争气的肚子谁让你叫的。

  随意地观赏了下房内的摆设,除了几本电竞的杂志随手搁在桌上也有一些零散的纸张,其他东西整齐地摆放在四周,连衣服都是整齐地悬挂在架上,被子也简单的迭放在一边,比想像中的整洁。

  昨天处理完一些战队的事以及通告,周泽楷也跑了一趟医务室简洁地问了孙翔的状况,只是操作太快一时的不适应,没什么问题,这几天别做剧烈的练习就没有太大的问题。跟着江波涛讲了通电话,简单的说明了下自己跟孙翔的状况,也不是没想过别人,只是想起在人际关係上的相处,还是找了小江,慢慢地说明了自己的状况。

  江波涛有些无奈的笑出声:「小周你们两个吵架也太快了吧,前几天还挺好的不是吗,还约着出门了一趟?小周这只是我的猜测,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我想孙翔大概还不太了解配合的感觉吧,在放假前我们一起看了挑战赛的影片对吧,赛中全是应和着孙翔,一直到最后孙翔替那个影法挡下一击,这应该都是无意识的,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今天你跟他打副本他大概觉得你太无聊,原本看到你在打团战的配合就不太明白在干什么,又让你抓去打副本,还不知道有什么意义,自然就心烦了起来,我想主要是你们双方没有理解对方的意思,明天你试着约孙翔吃个早饭试试吧!小周我想会有进展的,我还有事先挂电话了,过几天见。」 

  「嗯,再见。」挂断与江波涛的电话周泽楷又独自思考些时间,

  「周泽楷,你发什么呆。我房间可不能吃东西别在我房间吃东西,去食堂吧,顺便说你请客啊,我可不付钱。」经过昨天的梦孙翔早就没有对周泽楷那么大的脾气,只是有些拉不下脸。

  路途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周泽楷有些失落,其几日两人还可以有说有笑的聊天打闹,只是今天却没有人开口,周泽楷默默地停下脚步。

  走了一会发现身后没了声音,转头看的是周泽楷停在原地,两眼默默地注视的自己,不会是反悔了不想请客吧,大步的跨步走到对方面前想要开口,周泽楷却抢先说话。

  「对不起。」

  听到这一句话孙翔愣在周泽楷的前方,反而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挤出口问了一句:

      「为什么 ?」

  「昨天,对不起。」以为对方没听清楚周泽楷再说了一次。

  「我……,对不起啦!我昨天不知道怎么搞得心情不太好抱歉。」对方那么坦然的道歉,反而让孙翔很支吾得起来好像是自己的错一样都是自己也跟着认错。

  谜一般的寂静蔓延在两个人之间,先开口的是孙翔抓了抓头髮问:「早餐还吃嘛!」

  「嗯。」

  「那就走吧,不过别忘还是你请客,我可没带钱包,你笑什么阿,被别人压榨还那么开心,那么喜欢请客啊。」听完自己问话一脸笑意的周泽楷,勾着对方的肩向前走。

  两人都没注意到身后是一片晨光洒落,似乎还有什么在亮光拍动着翅膀,掉落的粉末在光的照亮下闪闪发亮。

  「周泽楷,怎么那么久还没来,你是不是记错时间。」看着S市的高阳,犉翔觉得这地方的天气太诡异了,自己刚来的寒意早就没了,仅存着是烈日的高照,还有午后的倾盆大雨,刚开始还老是忘记带伞,结果悲惨的就来了,眼睁睁的看着晴日变成暴雨。

  还没等到孙翔开启下个话题,一辆计程车先停了下来,出来的人是轮迴的副队长江波涛,还倚在周泽楷身上的孙翔套了起来,看着来人说了一句:「你好,以后请多指教,江波…江副队。」然后伸出手。

  「孙翔你好,我能叫你小孙吗,外边热着你们等着辛苦了吧,其他人应该还要再一些时间,我们进去等他们吧。」握了握孙翔伸出来的手说,一边将两人牵引到门内。

  「小周好久不见,这暑休不错吧,小孙你住的还习惯吧,有问题能来找我反映优,当然没事也能来找我聊天的。」简单的问候双方,明明刚刚还有些胶着的空气,不知不觉渐渐鬆缓开来了。

  周泽楷简单的微笑点头,而孙翔也是嗯啊地回应江波涛,倒不是孙翔不想说话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江波涛,跟肖时钦相处时多数也是自己雨不停歇地跟对方说话,跟周泽楷相处更不用说了,要对方讲个笑话还不如自己先说个故事来的快。

  不过气氛却没有冷落的迹象,总是适时地抓住时机点跟着别人说话,孙翔第一次见识到了轮迴黏着剂的厉害。

  「呦,副队还有队长好久不见,阿,我说S是的天气是不是又热了阿,一下车我就出了声汗。」又来了一人,对方似乎忙着擦汗没看见自己,跟着江波涛周泽楷打完招呼,顺带抱怨了下S市的天气。

  「喔,孙翔抱歉刚刚没看到你,你好我是吴启,欢迎来到轮迴阿,其他的事我们多相处就会瞭解了阿。」对方朝着孙翔笑了笑。

  「哎呀,副队跟吴启都回来了阿,小孙也在呢。欢迎欢迎,要是有喜欢的对象也可以来找我,我可以以过来人的身分给你些指导。」方明华笑着说。

  「这样了话就是差小明或是老远还有小念呢,不知道这是谁请客呢。」吴启摸着下巴思虑了一下说。

  「啊!前辈们好。」于念向着已经到来的前辈们鞠躬问好。

  「喔喔,小念妳也回来啦,这家其馀快吗,有没有追到女孩子阿享受一下青春阿。」吴启上前勾着于念的说。

  「周泽楷请什么客啊?」看着周围开始热络的气氛孙翔有些不习惯,拉着对方的袖子问一问。

  然而,原先跟方明华閒话家常的江波涛突然转头过来说:「小孙还不知道呢,轮迴有个规定,谁最晚回来就要负责请大家吃顿大餐,为了培养大家准时的观念呢。」

  「喔……喔……。」被突然回头过来的江波涛下到的孙翔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糟糕,我不会是最后一个吧。」吕泊远看了一圈,有些为难的说。

  「老远你来啦,哈哈,这次是杜明,来来我们先来暗搓一下要吃什么,可得把度名好好载一顿阿。」吴启朝着铝箔远招手说。

  「原来SAFE了阿,孙翔你好,我是吕泊远,欢迎你来到轮迴阿。」朝着孙翔笑了笑。

  「嗯。你好。」这感觉与嘉市的众星拱月不同有种亲切感,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静静地说了声你好。

  接着外头传了一阵子急促的脚步声,「我赶上了没有!!!」来着大口的喘着气。

  「小明,跟你说件好事!今天有吃大餐可以吃开不开心。」吴启递了杯水给杜明说。

  「谢谢!哈哈,有大餐吃当然开心!原来我不是最后一个!」杜明接过水慢慢地喝起水开心的说。

  「喔!对了还有件不算坏的是你要不要听。」吴启一脸故作为难的说。

  「既然不是坏事你说阿。」还沉浸在不是最后一个人的杜明没有多想接着说。

  「我说啦,那就是,请客的人就是你。」吴启一脸表示哀悼的拍了拍杜明的肩。

  「我靠,既然是我,你干嘛跟我说吃大餐阿。」杜明将口中的水喷出说,朝着吴启高喊然和要抓着对方打一顿。

  「我又没说错!」吴启一边逃一边回应。

  彻底吵杂起来的休息室,让孙翔有些不习惯的看着两人追打。

  「小孙你以后会习惯的。」不知何时站到自己身后的江波涛拍了拍自己的肩。

  「明阿,注意下形象,可是有新人的。」一边躲着杜明的吴启说。

  「什么新人,不就一二三四五六,六个人吗?难不成有鬼阿。」然后嗯?想起自己还没算的杜明觉得诡异在看了一次。

  「!!!孙翔你好,欢迎来轮迴啊!我是杜明,杜甫的杜,明天的明!你知道怎么写嘛!」杜明转头看过去连忙向孙翔问好。

  「喔,你好。」看了看对方两眼,孙翔只是澹澹地说好,这什么跟什么,好的孙翔觉得自己越来越搞不清楚轮迴了。

  「杜明妳在干嘛阿,脑子有什么洞阿。」吴启一掌拍到杜明的脑袋瓜上说。

  「我靠,吴启刚刚的仇还没报呢,你给我等着。」又开始跟着吴启追逐战起来的杜明说。

  一旁的周泽楷戳了戳孙翔,还没反应过来的孙翔一脸疑惑地问着干嘛。

  「欢迎。」周泽楷只是笑了笑着看着对方说。

  「干嘛阿你,下个冠军准备好位置吧。」听着周泽楷的欢迎,孙翔勾起笑容充满自信的回应。

  「孙翔你的口气真大,不过我喜欢,你以后启哥罩了。」没有压低音量的孙翔,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这一次孙翔感受到很多未曾体验过的情绪,然而却很温暖,外头的阳光正浓,高照的日光片步着每个角落。

  我要END(干


October
05
2016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