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翔】 again 中

預警-忘愛症的梗


孫翔舒口氣,拿起一旁的水喝了一口,潤潤乾燥的嘴唇。電腦上的成績還算滿意,轉轉固定姿勢而僵硬的肩頸,準備再做一盤練習。這時,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突如其來的一掌,影響到手上的操作,技能打偏在一旁的石頭上,飛揚的石屑與塵沙掩蓋視線,連忙操縱角色向後退幾步,重新調整姿勢再做準備。

孫翔解決掉對面的AI,不管身後的人是誰,站起來就是一個鎖喉。

「靠!你知不知道我剛剛差點破紀錄!」

吳啟被掐著喘不過氣,連忙拍桌投降,死命的拉著扣在自己脖子上的手。

「我...認輸!救命....啊!」

江波濤咳了兩聲,「好了,別鬧了。訓練結束的人別待在訓練室,妨礙還在訓練的人,出去出去。」作勢驅趕了兩下,聽見江波濤發話,孫翔才放開吳啟。

吳啟先是大口吸了幾下空氣,裝模作樣的比個軍禮喊。

「YES,SIR!」

扯著孫翔往外走,絲毫不理會對方的反抗,走到門前吳啟轉回頭問,「副隊!我們晚上去吃飯你來嗎?」然後把孫翔拉過來,「小孫也去。」

一旁的孫翔還来不及拒絕,江波濤先開口,「不用了,我還有事跟小周商量。」對吳啟笑了下,又轉身回去訓練。

孫翔走出門外後揮開吳啟的手,瞪了對方一眼,理了下衣領問:「江副跟周…隊感情很好。」

「呦~小孫你在意啊?」

這幾天下來,吳啟總算適應孫翔叫周澤楷“周隊”,臉帶揶揄的樣子。

不知道何時訓練完,從訓練室出來的杜明插話:「那是自然的啊!副隊可是周語十級!他可是我們之中最瞭解隊長的!不過,沒想到……嗚?!」吳啟搶先敲了下腦袋,制止杜明接下來要說的話。

呂泊遠接在後頭,走出來說:「是阿是阿,不過江副隊,不只瞭解隊長,他可是連我們每個人都知道一清二楚,因為有他輪回才能更上一層樓。」

孫翔沒有說話以默認的方式表示同意,不管是誰,江波濤都懂得用最適合別人的方式去相處,剛到輪迴的時候幾乎都是江波濤在跟自己溝通。

瞧見孫翔低頭不知道在想什麼,吳啟把話題轉回晚飯上:「所以說你們要吃啥?」

孫翔先抗議:「啊?!我沒說要去啊,還有不是你們約飯嗎?連吃什麼都不知道!」

其他三人像是沒聽到孫翔的抗議自顧自的討論,在孫翔準備掉頭走人的時候發問。

「孫翔!你想吃小火鍋、麻辣燙,還是吃麵。」

「我不是說....。」

沒來得及拒絕,其他三人先做出行動,吳啟與杜明分別抬起孫翔的腳,上半身由呂泊遠抓住,直接將整個人扛起,以強硬的方式表示抗議無效。

訓練室的玻璃有隔音效果卻不防透,一群人被外頭的動作影響。這幾人還對著室內比了V的手勢,裡頭的人配合的鼓掌吹口哨回應,江波濤有些無奈的笑,而一旁的周澤楷捂嘴笑了幾聲。

孫翔被放下來時候,先活動筋骨,知道自己沒辦法拒絕,臭著臉說:「不要路邊攤。」

「什麼!孫翔你在說什麼蠢話,路邊攤才是美食的精隨!今天就帶你好好吃一遍輪迴周圍的隱藏小吃。」

「什麼美食,那裡到處都是油污!我不去。」

「翔翔,我太痛心了。你身為一名男子怎麼這麼嬌氣!」

「閉嘴!老子才不嬌氣。我決定去哪吃!」

最後,幾人在孫翔的堅持下,選了一家自助小火鍋解決晚餐,不過在回家的路上買了幾串燒烤,孫翔站在路邊擼串,思索了一番,這味道確實比剛剛吃的清湯白菜火鍋好吃上幾百倍。

漫步消化的幾人,邊走邊聊,話題不過是哪家遊戲又出了第N代或是新上映的電影哪部好看。

「喂!孫翔你怎麼都不說話,走那麼遠要幹嘛?裝文藝青年等妹子來搭訕啊!」吳啟回頭看了下明顯掉隊的孫翔調侃。

孫翔翻了個白眼:「翔哥我還需要釣妹子?他們會自己倒追我好嗎。」

杜明小跑步過來想搭上孫翔的肩,奈何身高不夠只好改拍肩說:「那是我們玉樹臨風的翔哥!為了體現集體的榮譽,才不會做如此不道德的事。」

孫翔是一臉嫌棄地拍掉杜明的手,想了會最近的事情。他抬頭盯了一會天空,在都市的光害之下灰黑色的黑雲只能看見暗色的天空,不經意的開口問:

「我以前跟周隊很好嘛?」

突然間,所有人都停下腳步,以為自己聽錯話題,熱絡的氣氛冷了下來。

「怎麼?幹嘛都不說話,」孫翔盯著不說話的幾個人,皺著眉頭,「我們不合啊?不合還能打配合嗎?」

呂泊遠最先發聲,一臉不好意思地回答:「我們只是沒想到你會提起這件事。」

「蛤?」孫翔不明白的發出疑問。

杜明看著被濃厚雲層遮蓋的天空,幽幽地開口:「我記得你上次叫隊長周隊,還是在你從嘉世轉過來的時候,然後,有一天就變成周澤楷周澤楷的叫。」

「對對對,之後老是看到你跟隊長膩在一起,跟副隊那種不太一樣,如果說副隊是瞭解隊長的人,那你就是跟隊長一體連心的人,你們兩個人溝通方式自然到不知道怎麼發生的,簡直像超自然感應。」

「我去?你們說的這麼詭異幹嘛,像什麼神秘外星人交流。」

杜明這才翻白眼回:「媽的,你現在才知道阿,那時候你們跟連體嬰似的,有心電感應一樣,就連副隊都不知道怎麼插入。」

下一個輪到吳啟,「不不不!應該將他們比喻成熱戀的小情侶一樣,沒有人能插入你們之間,是吧!泊遠親親寶貝。」抓著站在一旁的呂泊遠搭戲,呂泊遠配合依偎在吳啟懷裡。

「嗯~~吳啟親親寶貝~~你好壞呀~你怎麼能開人家玩笑啦!」呂泊遠嬌羞地窩進吳啟的胸口,十分足戲的捶了下吳啟的胸膛。

聽著這幾個人的說法,孫翔摸了摸鼻子小聲低喃:「有沒有這麼誇張吧。」

「不過隊長這麼好,我也想天天跟他在一起,以前老覺得副隊是女人心中的第一名!會說話又溫柔,但是跟隊長相處久了就覺得不會說話也沒關係,行動派的暖男,體貼在心坎裡,簡直是第一暖男啊。」

也不知道怎麼的幾個人突然開始誇起周澤楷的好。

「嘖嘖嘖,小明子你看看你這花癡的樣子,你不會被隊長掰彎了吧!」

「我對女神的心日月可鑿,別亂說話!」

話題越扯越遠已經不在原本的問題上,孫翔只是喔了一聲,不再說話。繼續聽著幾個人的閒聊胡扯,然後再被調侃的時候回擊幾句,或是被調戲得惱羞成怒吼回去,一路上和樂融融。


孫翔洗完澡躺在床上,不自覺地回想起方才的談話內容,盯著天花板看了好一會,還是無法入眠,決定到健身房消耗多餘的體力順便甩開雜念。

沒想到會遇上周澤楷,對方剛運動完正在做伸展操,過長的劉海被汗水浸濕,周澤楷也不在意隨它撩擺,直到站起來的時候,順手將整片瀏海向後撩起,細緻好看的臉龐,在燈光的照耀下,毫無半點缺陷,絲毫沒有運動過後的疲態,在汗水的襯托下顯得神采奕奕。

周澤楷用毛巾擦了擦臉上的汗水,這才注意到孫翔。

就像平常一樣,朝孫翔笑了下。

「晚上好,回來啦。」

孫翔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周澤楷也不覺得尷尬,指著身後的跑步機,「跑步機我剛用過,記得拿毛巾擦一下,晚安。」慢步地從孫翔身旁經過。

又來了。

一股煩躁感從心底溢出,只要看見周澤楷,脾氣就不受控制不高興與煩躁。只是到目前為止,不論是從別人那裡,或是這陣子的相處,都知道周澤楷是很好的人,但是孫翔下意識的討厭周澤楷,想對他厭煩或是生氣。

「喂!你等一下。」

周澤楷不在意,孫翔不友善的態度,只是一臉疑惑地回頭。

孫翔也不明白為什麼要叫住的周澤楷,周澤楷等不到孫翔說話也不催,只是笑得溫柔,逕自地開口問了一句『要不要來一場JJC?』


當孫翔回過神來的時候,人已經跟著周澤楷走過大半個俱樂部,距離訓練室不遠。直到站在訓練室門口,孫翔這才回想起來:為了防止職業選手不符規矩偷偷加練,訓練室的大門都是鎖著的,鑰匙統一交給警衛保管。正想提醒周澤楷,人卻轉頭過來比了個噤聲的手勢,然後把手電筒交給孫翔。

「別動。」

兩人的距離很近,孫翔能聞到周澤楷身上還沒散去的沐浴香,淡淡地鑽進鼻子裏頭,身體卻不自覺地反應想後退一步,拉開兩人的距離,皮上泛起陣陣疙瘩。

像知道孫翔反感一樣,周澤楷提前拉開距離,指著訓練室大門上頭的窗戶,張大嘴型說『這裡。』

孫翔執著手電筒朝周澤楷比的方向照過去,周澤楷人踮起腳尖伸手在溝槽裡摸索,有東西在下框滑動,孫翔透過手電筒的光,看出那是一支鑰匙,想要驚呼又瞬間摀住自己的嘴用眼神詢問周澤楷,這鑰匙是哪來的。

「以前加練,偷偷打的。」周澤楷勾起一個不鹹不淡的笑容說。

那個還沒成為槍王——第五賽季的新人周澤楷,偷偷從警衛那備份,害怕無法回應別人期許的他,而這把鑰匙一直到第十賽季又派上用場。


TBC

上帝保佑不坑(。

September
11
2016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