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翔】 again 上?

最近流行的忘爱症,完全自我流跟别人不一样()

从卡文到现在我在写什么ooc的鬼东西()耻....好耻,内文被改的面目全非

原本想用用这个题目写be的,然后发觉自己又要写he了

最後为什么我又写不完()

 

孫翔不認得周澤楷。


這個消息一下子便傳到輪迴高層耳裏,立即下令封鎖相關訊息。不論是兩大王牌超過友誼的關係,或是其中一人患上忘愛症忘記對方,都是足以重挫輪回形象的大消息。

被遺忘的當事人——周澤楷,則是一臉平靜,這副模樣讓上層鬆口氣。知道內情的主力隊員,反倒一個個面色憂愁,急成熱鍋上的螞蟻,作為幫忙隱瞞的共犯,自然不願意看見這段感情無疾而終。

忘愛症發病的那一天,孫翔跟往常一樣,和幾位好友們吃飯閒聊,沒想到午休結束後便忘了一個人。

前一晚,孫翔為了通關遊戲熬夜打電動,搞得早上精神不繼還被隊友們調侃是不是晚上做了什麼嘿嘿的事,決定趁著午休回房補眠。周澤楷則是返回訓練室,聽幾個早到的隊友們聊天,偶爾附應幾聲。

孫翔一踏進訓練室,見著被隊友們圍住的周澤楷,在腦中搜索關於這個人記憶,卻沒有任何印象。

小圈子不時傳來笑聲,勾得孫翔心癢難耐,好奇地湊上前,拍拍周澤楷的肩,問,「新隊員?長得挺好看的嘛!從哪轉來的,我以前怎麼沒見過你?」

一開始還有人配合孫翔,「小孫,別鬧了。這可是我們聯盟第一臉,人見人愛,男女老少通殺的周澤楷,周隊啊!」

孫翔卻是一臉莫名,反問你在說誰啊?嚇得眾人臉色全變,直說:「孫翔別開玩笑,這玩笑可不好玩啊?!」

正巧走進訓練室的江波濤察覺場內氣氛不對,還來不及開口,先聽到孫翔喊自己一聲江隊。

江波濤看了下四週,笑著應聲:「小孫你先回去訓練。」轉身對其他人說,「你們也是。別處在這裡,快回去訓練吧。我先和小周談談,然後稟告經理。」和周澤楷一前一後走出訓練室。

下午的練習各個心不在焉,就等正副隊長談話結果。半個小時後,江波濤剛走進訓練室,就瞧見要圍上來的眾人連忙打手勢制止,要孫翔跟自己走一趟。


孫翔睨眼看了一旁的江波濤,不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卻也曉得跟自己有關也跟那個叫周澤楷的相關。

江波濤像是沒察覺到孫翔的視線,笑著問:「小孫,今天午餐的茄汁燉牛肉,你覺得味道如何?我覺得有點甜。」一路上沒說話的江波濤,突然提起食堂的菜餚,也不曉得在想什麼。

「食堂煮的菜有哪樣不是甜的啊,除了...。」孫翔不滿意地撓撓短翹的頭髮,語帶抱怨的回答,才回答一半...想不起自己要說什麼。江波濤和自己一樣愛吃辣,吳啟、呂泊遠喜歡鹹食,杜明雖說嗜甜卻沒有到食堂那種甜膩膩的菜色,記得有個人喜歡吃甜喜歡到天天吃的程度。

這個人是誰...孫翔不記得。

剛走進談話室,就見到經理比的手勢,要兩人稍待一會,又跟周澤楷囑咐了幾句,才喊兩人過去。

經理指著周澤楷身旁的空位說:「小江跟小孫,你們過來坐吧,別站著。」

自從兩人成為搭檔,周澤楷身旁坐的一直是孫翔。孫翔卻沒有任何反應,江波濤自發地坐在周澤楷身旁,孫翔等江波濤入座後才悠悠坐下,正巧與周澤楷的視線對上,這時身體竄起一陣疙瘩,讓孫翔不自在的撇頭。

以往最自豪的two No.1互動變成如此生硬,經理的笑容有些掛不住,內心更是翻滾成滔天巨浪。雖然對孫翔有些過意不去,經理擦了擦頭上不存在的汗想,好險這個病是在周澤楷職涯晚年發作,雙一組合不如以往頻繁出現。再怎麼強勢過硬的組合不進步都會被發現弱點,而組合要做的不僅是進步,更重要的是超越自己。

周澤楷在晚年的打法明顯轉變,犀利的槍法依舊,只是更多了一分穩重與務實,現在輪迴打法上不止一套雙一組合還有其他搭配的戰術,才能在奪冠這條路上恆久。

經理維持著笑容指著桌面,是其他部門拿來的報裝雜誌,裏頭不乏雙一組合採訪,也有周澤楷個人專訪。

「小孫你看看桌上的這些資料。」

孫翔隨手選了一篇報導,上頭正好是第10賽季拿下最佳組合的訪談,斗大的標題《新世代的領路人--雙一組合》,一整頁的版面都是自己和周澤楷,兩人碰拳相識一笑,根本不用讀接下來的內容都能明白,眼裡是燃燒不盡的火與信心,還有全然的信任。記憶在怎麼被抹滅,總會留下些足跡。他能感受到這張照片上的自己是如何信任對方,現在──孫翔在心底默念“周澤楷”,卻是全然的陌生還有一些說不上來的防備。

後續到底說了那些話,孫翔聽得迷迷糊糊,就連經理說明自己的身體狀況都不大記得,知道孫翔明顯的心不在焉,經理轉向交代江波濤從旁協助兩人,暫時不要讓這件事曝光。離開經理室的時候,經理開口對孫翔說了幾句話,要他別勉強回憶以前的事情,現在正值賽季關鍵,等放假之後再來解決,輪迴會幫忙聯絡醫生的。


得到臨時休假的孫翔哪都沒去,只想回房睡一覺。手裡的報告,記載病症發病原因不明,患者會有以下狀況:忘記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此人並不侷限於愛情、友情或親情,醫療方面無痊癒病例。

這一天,孫翔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睡了多久,只記得是醒來的時候,外頭的天色已黑了。隨意地在床頭摸了幾把,孫翔一拿到手機就是看了下時間,已經十點過半,食堂早就打烊歇息,要去外頭買晚餐怕是趕不上宵禁時間。

孫翔決定到櫃子找找儲備糧食,想著找不到食物...能問問哪些人,最後浮現出的幾個名字都被否決,決定明早再去買東西吃。

正巧規律的叩門聲響起,孫翔思考了下這個時間有誰要找自己,外頭便傳來江波濤的聲音。

「小孫你醒了嗎?要不要吃芙蓉瘦肉粥,我肚子餓出門買了一份夜宵,想起你還沒吃晚餐也給你帶了一份。」

孫翔剛想拒絕,咕嚕嚕的叫聲正巧從肚子發出,惹得孫翔不好意思的嘖了一聲,要江波濤等自己一下。

站在外頭的江波濤也不著急,靜靜地等著對方開門。

孫翔接過江波濤帶給自己的食物,發現盛粥的容器,並不是紙碗而是保溫盒,還附帶一杯奶蓋紅茶,上層的奶泡厚厚一層沒怎麼晃動到,怎麼看都不像順手買的。

江波濤不給孫翔發問的時間逕自說明,「小孫,袋子裡有蔥花,你想吃了話可以加,吃飽早點睡,晚安。」隨後揮手道別,替對方關好門。

還沒走幾步路,門又被打開,孫翔探出半個身子說:「江...副隊!謝謝。」


送完晚飯的江波濤回到自己房間,房內的燈卻是開著的,敲門知會裡頭的人自己回來了。

「歡迎。謝謝。」周澤楷熟練地打開房門歡迎對方。

看見周澤楷時,江波濤想如果說自己是周語十級,那周澤楷大概是孫話十級吧,能摸清楚孫翔所有的作息,替對方準備好食物。

「小周,你真的準備答應上層的要求?」江波濤撣了撣外套上的灰塵問。

周澤楷少見的蹙起眉心不說話,江波濤也不催等著周澤楷回話,就在江波濤以為周澤楷真的不打算回答的時候,對方才慢慢的開口:「這個病沒辦法治,在半年我就離開輪迴了。」

江波濤深下呼吸,「小周你自己看你準備的東西,哪個不是按孫翔的性子,小孫嫌外頭的東西髒,跟我們出門最多帶個環保筷,也就你知道他也介意用別人的碗筷,喜歡吃奶泡一路上慢悠悠的走,不就是為了不晃到奶泡,忘了一次在追第二次不就行了。」

「江,不一樣。」周澤楷找了一下午的資料,就連剛才都在看相關報導,只是...不自覺握緊雙手又鬆開,像是在說服自己,接著說,「忘愛症不止遺忘愛人....,還會排斥愛人,直到對方死亡為止。」造本宣科的念著資料。

江波濤少見的不認同周澤楷的觀點,說出自己的看法,「小周。孫翔也不是真的不記得你,你倆膩歪在一起那麼久,總會留下些什麼,我覺得你可以再試試,忘愛症是因為生病排斥愛人,相對來說也可以證明愛人的獨特,才會出現反應。」或許是不想讓氣氛太嚴肅,江波濤最後帶點調侃的語氣,「你可是無所不能的槍王,男女老少通吃的槍王不是?」


周澤楷知道這是好友給自己的加油,臉上是理解的笑容,用著拳頭抵了下江波濤的肩膀,卻又想起經理對自己說的,「小周,上面的人根本不在意你跟小孫在一起了沒有,重點是這件事情不能暴露,你再過半年就退役,但是孫翔呢?最少還有三年,你走了之後必定有大半的商業資源往小孫身上傾,這段期間的代言價值才是高層們關心的。」

說到半晌,經理從菸盒裡敲出一根煙夾在指尖把玩,「經理是老一輩的人,要是不算開放根本不會來電競行業你說是吧?」看了眼不說話的周澤楷,沒有漏掉對方緊握的雙手,繼續往下說,「但是很多事情不是想或是做就能得到的。...小孫忘了你也未嘗不好,現在的社會確實是足夠開放,但存在偏見的人還是占大部分,更何況忘愛症無藥醫,讓他知道自己得了這種病還會下意識排斥愛人不是很痛苦。」其中有多少術語周澤楷不清楚,但他不希望孫翔難過,尤其現在他還有很多可能的時候。

周澤楷垂下雙眸,深呼吸後回復:「江,我再想想。」

江波濤理解的點點頭,將話題轉向比賽與訓練的事情。說到底感情還是兩個人的事,江波濤會多管閑事不過是希望朋友,別為了一個莫名其妙的疾病放棄愛情。

孫翔在吃完江波濤準備的晚餐後,開始有些睡意,一邊打呵欠一邊想,食物是自己愛吃的還很照顧自己口味,孫翔總覺得有哪裡怪怪,然而開始發昏嗜睡的腦筋根本沒辦法正常運轉,還未悟出結果的就先睡著,這件事情也隨著孫翔睡著拋諸腦後。

陽光穿過窗戶灑在孫翔身上,刺得人睡不著覺,扯著棉被遮掩光線,想再多睡一會,卻聽到叩叩的敲門聲傳來,不緊不慢正好三下,孫翔不想理會身體卻先做出反應爬了起來。

站在門外的周澤楷揣著買好的早點,是晨跑的路上順手買的。

孫翔語帶不耐,「一大早誰找我啊?」卻在看見周澤楷後瞬間清醒。

「你是...,周隊長吧。」沒想到會一早會被周澤楷找上門,孫翔不免有幾分尷尬,這最熟悉的陌生人,可不正是兩人之間的關係。

「替你買早餐小籠包,吃嗎?」周澤楷把飯盒遞了過去。

孫翔不知道該不該接,嘴上的動作更快:「隊長我不吃小籠包。」這句話生硬的連孫翔自己都不相信,更多的是不解為什麼嘴巴會蹦出這句話。

周澤楷只是笑了一下,「嗯。以後要自己起來買。」也不管孫翔收不收把早點塞進他的手中,快步地轉身離開,不給孫翔拒絕的機會。

孫翔站在門口把袋子打開,裡頭的保溫盒跟昨天晚餐是同個款式。


午餐時間幾個好友上前邀請自己一起吃,孫翔伸了個懶腰說,「想吃外面的,明天再一起吃吧。」準備等大家吃完再去食堂。

食堂上的掛鐘時針指著--1:10,大半的人早已吃飽回房休息,僅剩少數的技術人員,孫翔發現周澤楷混在其中,回想了下,記得對方是準時離開訓練室的,孫翔搖搖頭讓自己不去想周澤楷為什麼在這裡,決定先填飽肚子,再想想看食堂有沒有線索,雖然經理讓自己不要管,但是江波濤提起的那件事一直梗在孫翔心中。

低頭看見菜盤裡的菜色早就被掃蕩一空,只剩一些菜汁,孫翔扯了扯嘴角,又看了眼時鐘,知道自己外出買飯是要來不及了,這下子要餓到晚餐時間。

這時放在口袋的手機振了一下,是周澤楷傳來的。

一槍穿雲:C-10。

簡潔的消息沒有多餘的解釋,孫翔思考了一會才反應過來,明白周澤楷要自己到C-10桌,輪迴食堂的桌號都是採用這種命名方式。

果然在C-10是已經準備好的菜餚,而周澤楷本人已經不在了,一旁黏著一張紙條,寫著『不甜。有辣的!』

孫翔拿出手機編輯一條訊息,上頭寫著:『你不用這個樣子,我不自在。』

打完後,自己又覺得哪裡不對把它刪除乾淨,重新編輯一封,才按下發送。

一葉之秋:午餐多少錢?我微信支付。

一槍穿雲:50。

一葉之秋:臥槽?!怎麼這麼貴,喂!你是不是誆我。

手誤把20打成50的周澤楷,看到孫翔傳來的訊息把原本打好的道歉刪除,重新編輯一封。

一槍穿雲:人工費,委屈。

下一秒收到一筆轉帳金額進入微信錢包的通知,附帶一條消息。

孫翔:下次我自己打菜!

這反應還是跟以前一樣,周澤楷微微上揚嘴角笑著回復,把孫翔剛剛打過來的錢又轉回去。

周澤楷:不用,下次早點吃飯。

坐在食堂的孫翔看到這封訊息後,想回復什麼卻又不知道,決定不理周澤楷,先填飽肚子準備下午的訓練。


TBC

September
04
2016
 
评论(1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