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翔】陪讀(完)

 來自一個沒有手速的人。

大概算祝福文吧w

ooooooooooooooooooooo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c

的看著我


  初夏的某個夜晚,發生一個神奇的小故事,是真是假只有當事人知曉。

 

  孫翔哼著某首流行歌曲,從冰箱拿出牛奶,確定牛奶沒過期後,準備溫杯牛奶。熱牛奶除了助眠,還有安定思緒的作用,這習慣被同窗好友嘲笑像小孩子一樣,還是一樣堅持每天喝熱牛奶。

 

  冰箱還有幾塊蛋塔,正好可以當作夜宵,補充刷題損失的腦細胞,鄰近大考,充斥在寫不完的試題中,誰都能感受到一場屬於學生的戰爭來臨。

 

  等待牛奶加熱時,孫翔不由自主地打了哈欠,想起來放學前的事,時針喀擦的又向前移動一格。

 

  班導把所有人留下,每人發一枝文昌筆,說穿了就是經過香火加持的普通鉛筆,老師特地拿到附近盛名的文昌廟,實現過不少學生考上理想學校,還有他省父母特地帶著孩子前來祈願。比起依靠神明的無稽之談,孫翔更相信寫一份試卷,奠定基礎的實力,要不然哪需要認真讀書呢?但是,偶爾向上天祈願考場順利,別發生意外並不是不行的,唯有心安才能展現真正的實力。孫翔沒有拂過師長的美意,心懷感謝地收下,筆身還能聞到淡淡的熏香味。

 

  吞下最後一口蛋塔,消耗的能量似乎都補充回來,維持同個姿勢太久,緩慢地轉了轉頭,捏幾下肩頸,紓解僵硬的肌肉,準備再刷幾道題目就去歇息。適度的睡眠與充足的體力,也是上考場不可或缺的關鍵!

 

  明亮的白光從門縫中溢出,在客廳歇息時沒有開燈,眼睛沒辦法適應強光,不自覺眨了幾下眼,等到能看清眼前的環境,孫翔搖了搖頭否定眼前的錯覺,閉上眼睛深呼吸再次張開眼睛。

 

  床鋪的位置還在原地,書桌擺設一樣也沒少,甚至還多了"新東西",寫完隨手亂放的試卷,已經整齊完畢,堆在桌腳的一隅。

 

  鉛筆盒內,那枝受香火薰陶過的文昌筆,正被人抱在懷裡左右晃動,握著筆桿的"小東西",身長約10公分左右,並沒有發現書桌的主人已經回來,嬌小的身子緊抓著比細長的鉛筆,在考卷上塗塗抹抹,隨著動作輕微擺動。

 

  檢查完考卷的小人轉過身,發現張著口石化在門邊的孫翔,想了下現在的天色,放下鉛筆點頭問好:「嗚....你好。」

  還沒回過神來的孫翔,順著對方的話回應:「哦。你好...。」說完,又發覺這個情況不對,晃了晃腦門指著對方說:「喂!你是什麼東西?」

 

  意識到自己的聲音有點大聲,孫翔向門外看了幾眼,確定沒有吵醒家人關上房門,再次與小人對峙。

 

  走到對方面前的孫翔,伸手想戳戳看卻又縮回來,身形上的優勢不必畏懼對方,可對未知的事物,人們總會有一絲恐懼,儘管孫翔不想承認,自己會怕這個沒有幾公分的”小東西”。

 

  小人有些苦惱的低下頭思索,微抿著唇,垂下眼瞼,略長的黑髮從耳後滑過,眼裡有著淡淡的霧氣,似乎很迷茫說:「周澤楷。」

 

  「蛤?」

 

  「名字。」

 

  「誰問你這個!」聽見周澤楷的回答後,孫翔沒好氣地回復。

 

  周澤楷抬起來孫翔對視,少年的情緒沒有一絲遮掩,不可置信與不耐。微微張開的嘴又闔上了,周澤楷回答不出其他答案,蹙著眉想該說什麼,連自己都搞不清楚現在的情況。

 

  周澤楷還在思考,孫翔又蹦跳了起來:「你剛剛對我的考卷幹嘛!」,隨手一揮,嚇得周澤楷邁著小短腿往一旁奔跑,才能避開孫翔掃過來的手。

 

    孫翔以為對方在自己試紙上隨筆塗鴉,卻發現自己不會的題目,都被寫上詳解,還有不少錯誤的題目被修正,並指出哪個步驟做錯,惹得孫翔有些不好意思,在還沒瞭解情況前質疑對方。

 

    用著餘光瞄了周澤楷好幾眼,那只文昌筆被人放下擺在桌上,小人靜靜地坐在桌上。孫翔腦中有道靈光閃過,將眼前的事故串在一起:考卷、詳細的解答以及文昌筆。他指著周澤楷說:「咳!你不會是文昌筆上的小精靈吧!」說完,覺得自己幼稚到炸,這充滿少女心的答案,哪適合酷炫霸氣的翔哥,耳廓因而染上淡淡的薄紅。

 

  聽到這結論的周澤楷,噗哧一聲摀著嘴咯咯的輕笑,嘴角上揚幾分弧度。

 

 

  以為被嘲弄的孫翔,雙頰也染上淡淡的緋紅說:「你笑什麼笑!我說的不對嗎!」,不想承認著答案荒謬至極,腦中又想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釋,堅信著自己的推斷不會出錯,一定是文昌帝君特意派小精靈下來展現神跡!

 

  周澤楷沒再做回應,只是靜靜地注視著孫翔,然後指了指考卷示意對方應該繼續做題了,並沒有回復孫翔的問題。

 

張口還想說些什麼的孫翔,看到周澤楷的眼神又把話吞回去,選擇坐回書桌前刷題目,默認眼晴的概況。至於,周澤楷拿起一旁的試卷閱覽,看看還有那些錯誤需要修正。

 

  檢查到一半,周澤楷轉頭想看孫翔有沒有認真刷題,卻發現人已經趴在桌上呼呼大睡,嘴角都流出口水。

 

  周澤楷面色無奈,從孫翔的小臂爬上肩頸,靠在耳邊說:「起床,床上睡。」,又扯了幾下耳朵,想把人叫醒。

 

    可惜孫翔並沒有領情,只是動了幾下臂膀,又換個方向繼續睡,這輕微的晃動,周澤楷卻感受到一場天搖地動,靈敏的反射神經,很快就抓住孫翔的後髮,才能避免被甩落在地。

 

 

  擔心孫翔再一次轉身的動作,讓自己摔倒在地,周澤楷決定換個方式叫醒孫翔,一步小步地輕柔地踩在臂膀上,咚--的一聲,跳回桌面拿起原子筆,筆尖對著露出肌膚的手臂上戳了一下。

 

  「啊!什麼東西?!」做著美夢的孫翔,被人強行中斷,夢中的自己是掃千軍的鬥神,身後還有一人,是自己引以為傲的搭檔,手端著雙槍,頭上的禮帽遮住半張容顏,看不清對方的長相,孫翔卻能放心地將背後交給對方,那人露出的鼻尖以及薄唇勾起優美曲線的笑容,手持雙槍,精確地將每顆只子彈送入準確的位置,帥氣的場面在腦重放送,讓孫翔臉上一熱,晃晃腦袋才醒神。

 

  現實卻是隨意四散的題本與考卷,以及10CM不明生物盯著自己,喔…還有留在考卷上的一灘口水,看見周澤楷瞅著自己說:「...會著涼的。」,這時孫翔才注意到時間已經淩晨一點多,一手摀著嘴打了個哈欠,酸澀的眼睛流了幾滴生理淚水,另一隻手掌心朝上,平擺放在桌上,等著周澤楷站上來,對方只是疑惑的看著孫翔。

  「你幹嘛?要睡書桌啊?」睡夢中被人叫醒,脾氣難免有些差,語氣有點不耐煩,手卻是平穩地擺在桌上沒有收回去,等著周澤楷。

 

  長長地睫毛顫動了幾下,周澤楷小跑步的踩上那只修長的手,那是一雙比女孩子粗糙卻沒有厚繭的手,是屬於文人的手。

 

  先把周澤楷放在枕上,再找塊乾淨的棉布當作被子拿給周澤楷,最後才從另一側的上床躺下。

 

  小小的聲音從左邊傳來說。

 

  「晚安,謝謝。」

 

  「嗯,晚安。」

 

  這會是個好夢。

   

  孫翔起床前,周澤楷已經摺好被褥坐在枕邊。對著還未清醒的孫翔,抿嘴一笑說聲早安,還沒運轉的腦袋,先是緩緩地點頭後道早,這是兩人第一次說早安的早晨。

 

    上學前,孫翔開始糾結要不要帶周澤楷出門,把人留在家裡,如果被老媽發現怎麼辦?靜立在桌上的周澤楷,眼神有些渙散,伸出小手捂嘴呵欠。

 

  早起亂翹的黑髮越抓越亂,最終,孫翔還是帶上周澤楷。要是被母親當作老鼠之類的東西趕出去就不好了,將周澤楷放進側背包後,急忙地跑出門搭車。

 

  直到趕上捷運,孫翔才想起來被自己塞在包裡的周澤楷。尖峰時刻,孫翔只能偷偷打開背包一角,想看看周澤楷狀況如何,經過劇烈搖晃的周澤楷,臉色有些發白,整個人縮在角落,讓孫翔升起愧疚感,緊抿著下唇不說話。

 

  一到學校,孫翔立即跟班上女同學借手帕,在抽屜清出一個空間,手帕墊在下方,小心翼翼地把周澤楷放進抽屜後,趁著晨掃結束前,去了一趟合作社,買了綠茶與麵包。

 

  周圍的同學看到孫翔這一番忙進忙出,不自覺的想往孫翔的抽屜裡看,卻被對方狠狠地瞪了一眼,像是護犢一般不讓任何人接近,響起的早自習鐘聲,阻止這群八卦人士,也讓孫翔鬆口氣。

  鐘聲一響,老師又帶著新一份試卷,交給同學分派下去,備戰時間越短越能感受到讀不完的書卷積壓在身上,想要再多寫一道題增加信心,多一分準備來充足自我。

 

  趁著收書的時候,孫翔剝了半塊麵包放進抽屜,瘦長的身子努力地彎下腰,想看周澤楷一眼,蒼白的臉色,經過休息後,已經恢復原先的樣子,用著口型說『謝謝。』,剝成更小一塊小口小口地吃了起來,孫翔憂慮的心情也能放下專心應考。

 

  大考近鄰,除了刷題還是刷題,今天溫度已經上升到30度,頭上的風扇聲嘎嘎作響,窗外刺眼的陽光,再加上壓抑的氣氛,讓孫翔覺得汗水比平時流得更多更快,鬆開了襯衫上的一顆扣子,想要舒緩燥熱的氣氛。

 

  捱到午餐時間的眾人,為了這個中場休息的時間,伸手高呼萬歲,僅剩的喘息時光是為了下午的考程繼續備戰,值日生們結伴出去搬運中午的飯菜,而自備便當的同學相約去蒸飯箱拿飯。

 

  孫翔因為周澤楷的事,忘記拿放在桌上的便當,只好再去合作社買幾塊麵包充饑,為了怕那群好奇心旺盛的同儕,趁自己不在偷窺抽屜,孫翔先是在抽屜的木板上敲了幾下,然後掌心朝上,微微拱起手,向周澤楷招了招手,準備順便帶對方出去透氣。

 

  孫翔沒有立刻去買麵包,而是到學校邊角,一間偏僻的男用廁所,周澤楷的臉色被悶著有些紅潤,還帶著不少汗水,過長的鬢髮黏側臉上,看見周澤楷的樣子,孫翔開啟水龍頭,兩三度的溫差,卻感受到自來水的清涼,用著沾溼的食指給周澤楷擦臉降溫。

 

  「周澤楷!太大力要說阿!」指尖輕揉的摸過周澤楷小而精細的臉龐,閉上的眼睛因為緊張顫了幾下。

 

  臉上的觸感消失,加上孫翔出聲提醒,周澤楷慢慢睜開眼睛,眼前是放大數孫翔的臉龐,昨天對方睡著時,同樣好看帥氣,那數不清的睫毛下方是,棕褐色漂亮的眼睛。

 

  瞳色和自己不同,偏淡的淺棕色,有種自帶光點的debuff,在晨光下大概會呈現更美的顏色,腦海中不自覺浮現那個場景。

 

  周澤楷微微地垂眼,將鬢髮塞進耳後,捏了下自己的耳垂,沒有看孫翔輕聲的說:「謝謝。」

 

  孫翔沒有注意到周澤楷的反應,逕自撇過頭說:「這小事又沒什麼,早上...不好意思,我晚上回家會注意的。」

 

  周澤楷搖了搖頭:「沒事,不吃飯?」兩人出來有段時間,同樣經歷過這段日子的周澤楷,知道休息時間不會多長,如果不快點去買東西吃,孫翔可要忍到六點才有喘息時間,六點半緊接著是晚自習。

 

  孫翔的肚子很配合的咕嚕叫了幾聲,難為情地說:「咳!那就走吧,你要吃什麼?」把周澤楷放在左胸的口袋內,這個位置似乎能聽到心跳聲。

 

 

  「你要吃什麼?」

 

  「麵包。」

 

  「周澤楷你也喜歡那個口味阿!哈哈哈,翔哥的眼光可不是吹的,要是新鮮出爐的更好吃了!」

 

  「嗯。」

 

  之後,孫翔再也沒有帶周澤楷去學校,會先準備好食物放在書桌上,每天晚上,周澤楷也會輔導孫翔課業上的問題。只是這陣子孫翔的情況不太好,除了天氣的因素,還有上一次模考失常,老師特意找了孫翔,想談談他近期的狀況,煩躁的心情更加躁動,沒辦法冷靜下來。

  

  昨天還跟周澤楷吵架,拼命想靜下思緒,可是一看到試題就會想起上次的失敗與粗心,距離大考不到10天,這樣的狀況非常糟糕。

 

  兩人吵架的原因正是因為孫翔不在狀況,與其說吵架不如說單方面的冷戰,孫翔一連問了好幾次相似題,如果聽不懂講解而不會,周澤楷並不會生氣,不懂再講解會一直說到懂為止,孫翔卻是問了問題根本沒在聽,一手撐在桌上不知道在看什麼,等到周澤楷解完題就逕自的抄答案,這才是讓周澤楷生氣的原因。

 

  周澤楷抱著鉛筆敲了幾下孫翔的頭說:「不專心。」把解題的公式用鉛筆劃掉,不讓孫翔照抄。

 

  看到周澤楷的動作,孫翔把對方抓起來,放在床鋪上不讓周澤楷破壞考卷,身形上的缺陷讓周澤楷沒辦法自行爬上桌子,只是蹙著眉頭不說話,孫翔還在為自己的勝利感到開心,輕鬆俐落的抄完習題準備睡覺。

 

  隔天起床的孫翔,就像往常一樣準備好麵包與白開水擺在桌上,沒有發現周澤楷消失,單純以為對方早起到處晃晃而已,直到晚自習回家才發覺桌上的麵包與水沒有人動過,才開始四處找人,找遍了整個房間都沒能找到周澤楷。

 

  孫翔想起昨晚的吵架,原先消的氣又上來了,心裡暗附『周澤楷你怎麼那麼小肚雞腸。不過就是抄了一下解答,哪個學生沒做過!你喜歡玩消失,就去玩啊,看沒有我你怎麼生活。』,就這樣開始跟雙方的冷戰期。

 

  孫翔的情緒更加暴躁,這是周澤楷離開的第三天,又加隨堂測驗的不理想,性子天比一天急躁。明明想證明沒有對方也能生活,怎麼越來越差呢?不過,這幾日的分離期,也讓孫翔消掉大半的火氣,脾氣過後,孫翔就會開始思考問題,用著理智去判斷自己哪裡不對,不該利用周澤楷抄答案,把成績上的不理想發洩到他人,在考場上更沒有人能幫自己,孫翔不想承認,自己過度依賴周澤楷,只要有問題就能問對方,誰像自己有一個小小教師呢?

 

  這幾日的失常,孫翔拍拍自己臉龐,準備重新振作,繼續刷題,堅持不靠怪力亂神,刷題目穩住自己的信心,書海無涯而題庫是寫不完的,如果十分的準備不足,那就提升到十二分,就算發生意外還有十分能應付,重新燃起信心的孫翔再次投入題海之中。

 

  這時門邊傳來極小的碰撞聲,如若不是在大半夜,這種寂靜的環境下,大概會被孫翔忽略過去吧,起身開門看見的是周澤楷與一杯牛奶,放在鐵制的小盤子上,大概是周澤楷慢慢推過來的,身上還有不少汗水,整個人氣喘吁吁的樣子,喘了好幾口氣。

 

  能再次看到周澤楷,孫翔有些訝異,雖然不知道對方是怎麼拿出牛奶來,如何把杯子從70-80公分的檯子取下,但是這些都無所謂,能在看到周澤楷就好了,孫翔蹲下身子,撇開了頭似乎說了什麼。

 

  周澤楷勾起唇角,眼尾也微微的彎了起來,點點頭說:「嗯....回來了。」

 

  至於隔天,孫媽媽起床看到像遭小偷一般的廚房並不在孫翔他們的考慮範圍內。

 

  剩下的夜晚,孫翔知道了周澤楷非常會煮飲品,每天晚上都給孫翔準備不同的甜飲,例如:蜂蜜牛奶、可可、檸檬紅茶,還有很多不同口味,當然這幾次都是孫翔帶著周澤楷去廚房,也是孫翔準備好材料的。

 

  有一次,孫翔嘗了幾口周澤楷調的飲品後就不喝了,讓周澤楷有些緊張,是不是不喜歡這個口味,孫翔卻是一直盯著周澤楷,讓低調慣了的周澤楷,很不好意思,紅暈攀上雙頰,隔了一段時間才出聲的孫翔說:「周澤楷,你其實不是文昌君派來,是食神門下的外勤人員。因為考試人太多了,文昌君從別的部門借來幫忙的對吧!」十來天的相處,周澤楷早就習慣孫翔跳躍式的思考,但是結論還是讓周澤楷哭笑不得,原先羞澀的情緒都消失了,『性格可愛。』,周澤楷在心中默想,既不承認也不否認。

 

  高考那天,孫翔不想帶周澤楷出門,考場熱,人又多,他並不想讓周澤楷活受罪,沒想到上了地鐵,卻發現周澤楷不知在何時溜進背包,跟自己揮了揮小手,嚇得孫翔拉上側背包拉鍊看了下周圍的人,確定沒人注意到這不尋常的一幕。

 

  打開書包一隅的孫翔,把自己的臉貼在側背包上—他並沒有想到自己這行為更奇怪—用著口型問你怎麼在這裡!

 

  周澤楷倒是很大方地說:「陪你。」

 

  孫翔想罵對方幾句卻又罵不出口,只好小聲地說:「等等到現場熱死你!要是發現抓去解剖!就是你活該哼。」,早就能從孫翔的語句中,聽出真正含意的周澤楷,只是笑了笑不多說話。

 

  考場滿滿的人潮,除了考生還有家長,還有些大學學長姐們過來視察,整座考場都被一股氣氛包圍—那不僅是希望、未來與三年來的累積,更是同儕間的競爭。孫翔不自覺繃緊神經,有人拿起公式集,想在考前再拚一把,也有人閉目養神,還有的被父母扯著放鬆心情,這一刻,所有人都在為了最後準備。

 

  「孫翔。」

 

  小小的聲音從包裡傳出,孫翔更加緊張先四處張望了一下,又往一處偏僻的小林跑過去,確定周圍沒人後,拉開背包說:「周澤楷!你什麼時候這麼愛說話!要是被發現怎麼辦!」知道孫翔被周圍的氣氛影響,周澤楷出聲打斷孫翔的說話。

 

「孫翔。」叫了第一聲一點反應都沒有,孫翔沒有反應不是倒是不是沒聽到,最終碎碎念的聲響只有自己一人聽得見。

 

  「孫翔!」直到第二聲叫喚才回過神來,聽到周澤楷在叫自己。

 

  「幹嘛!」他大聲地回應,若不是周圍沒人,這樣的音量勢必引起旁人的注目。

 

  確定孫翔能聽到自己的聲音後,周澤楷緊張的神經也有些放鬆說:「靠近些。」

 

  不知道周澤楷要幹嘛,孫翔面帶疑惑還是聽著對方的指示。

 

  「不夠。」

 

  「再近一點。」

 

  直到周澤楷能碰到孫翔的臉,他才停下指示,短暫的注視卻讓孫翔很彆扭,然而不到幾秒,便被害羞取代,周澤楷輕輕地用著那小小的唇,碰了一下孫翔的鼻尖說:「加油。」

 

  害羞的神情,跟著夏天一起攀升的溫度,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備考的鐘聲響起,孫翔只能背起書包往自己的考場跑去。

 

  最後一門考試的鐘聲敲響,聽著老師的口令放下筆收卷後,等到老師清點試卷,監考老師嚴肅的臉龐也松了下來說:「恭喜考試結束,假期愉快。」

 

  此起彼落的歡呼聲從一間又一間的教室傳開,結果還未分曉,這些奮鬥的學子旅途終將告一段落。能出考場後,孫翔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周澤楷,對方卻不在包包裡,在這種地方周澤楷是不可亂跑的,但是孫翔還是賭著一絲希望,把整個考場找過一遍,卻都沒有發現。

 

考試結束,周澤楷自然也該消失,孫翔並不想接受這個事實,但是也不得不接受。

 

     周澤楷不見了。

 

  直到接到心儀大學打電話過來招生邀請,孫翔的情緒才有些起色,但是又想到少了一個可以分享的人,心中又有股難以言喻的失落。

 

  開學的那一天,孫翔重新整理好自己的情緒,拿著學校寄來的指南,上頭有著自己直屬的手機號碼。

 

  不過因為周澤楷的事消沉許久的孫翔根本沒在注意還在找著對方的電話號碼,卻有人走過來拍拍孫翔的肩。

 

  以為對方是不識路想問路的新生,孫翔不耐煩的想揮開對方的手說:「你沒看...」

 

  卻在看到對方的長相後瞬間無語,張著嘴咿咿啊啊的想說什麼。

 

  對方只是摸了摸孫翔的頭,實現自己一直想做的動作後說:「歡迎。」

 

end


May
30
2016
 
评论(6)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