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队长有ADD?! 全文完

大家說要舔磚加瓦

一個把ADD設定寫到忘記的傻瓜(。
 

孙翔很烦恼,孙翔很苦恼,孙翔很纠结,这件事跟轮回队长周泽楷有关,他怀疑周泽楷有ADD!

 

什么是ADD?中文名字为注意力缺失症,即是大家俗称的多动症的一种,不用想都知道跟别人说周泽楷是过动儿,一定会被狠狠嘲笑一番,说着「哈哈哈,这是什新笑话?」,十个有十一个人对着孙翔哈哈大笑,关心孙翔是不是玩游戏输了,就是生病了吧。

 

让孙翔犹豫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决定找江波涛商量,没想到除了问题本人外,其他主力队员都齐躲在墙角想凑个热闹。

 

结果,还没等到江波涛开口,那群人就憋不住笑声,哈哈大笑,笑着孙翔说,「队长那个样子哪里跟过动儿搭上边,说是孙翔还有人相信吧?」,接着调侃起孙翔来,气得孙翔炸毛了。

 

然后,江波涛在一旁打圆场说:「小孙你怎么觉得小周有多动症?你看他的样子哪里像过动儿?是不是跟别人玩游戏输了....blabla。」,的说个不停想改变孙翔的想法。

 

谁说江波涛是最了解周泽楷的人给他一个差评!想到这孙翔又郁闷了起来,不就是个性活泼一点,性格向外、喜欢出去玩而已,哪里像多动症啊,过动儿才不是那么简单能判断的呢!

 

用着馀光瞟了眼在走廊上,跟江波涛谈话的周泽楷,当然所有话都是江波涛在说,周泽楷只要负责点头就好,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周泽楷的眼睛根本没有在看江波涛,而是四处飘动看上看下没有个准头,在对上孙翔的视线时,抿嘴微笑,点了下头。

 

孙翔哼了一声径自转头。不管别人怎么说,孙翔就是觉得周泽楷有过动症,因为ADD型的过动儿,就是不会吵闹的多动症患者。病患本身不会有精力过盛,或是激烈情绪化的表现,与印象中的过动儿完全不同,所以不容易被检测出来。

 

然而为什么孙翔对这个毛病这么了解,必须说起初中时期,那个豆丁身高没有六块肌,也没有1米多大长腿的孙翔说起。

 

孙翔思考了下,好像是初一那年的夏天,孙翔跟班上的人打赌说能在10秒内爬完他们叠出来的椅子山,至于"椅子山"是什么?这东西是怎么来的呢?

 

那是有一天,自习课时,班上的小伙伴太无聊了。让周围的人把中间空出一个位置,拿了放在讲桌旁的空桌椅,四张桌子并在一起,开始在课桌上堆椅子,直到所有人都堆不下椅子或是有叠上去的椅子掉下来为止,这个游戏才算结束。原理就跟堆积木差不多,只不过变成了叠课桌椅,当然这种具有危险性的活动,老师并不知道,都是私下偷偷玩的。

 

事情的开端是午后的自习课,孙翔早早把作业写完,溜出去打球,并把下一节上课要用的东西摆在桌子上。那阶段的孩子总是喜欢用各种不同的方式戏耍好友来增加感情,也不知道是谁兴起,有人把孙翔的数学课本拿了过来说要放在塔顶当做旗子。

 

那次叠出来的椅子山,除了最简单的平放式丶站立式,还有180平躺式,更有超高难度的270度大翻转,这些摆法自然是为了逼死放椅子的人,只是这座摇摇欲坠的高塔,并没有因此倒下来,反而成为了游戏开创以来,最高之塔,在最后一张椅子以直立的姿势摆放在最顶端,这个游戏终于结束了,不少同学拿出相机来拍照纪念。

 

而不在位上打球的孙翔,自然无法阻止,被一群留在教室的损友们,拿走准备好的课本,小心翼翼的放上晃动的椅子山。

 

说来也刚好才刚摆上去,孙翔就走进教室准备上课,没发现身边的人捂嘴窃笑,直到好友朝自己勾勾手,才反应过来对方有事找自己,而且笑得一脸猥琐?

 

脖子上的毛巾湿漉漉的滴了不少水在运动服上,嫌弃上头的汗臭味,在进教室前孙翔用清水洗过,再一次擦了擦脸,把脸上的汗渍擦干,然后换上替换的衣服,确定身上的味道不怎么明显后,才跑到朋友面前问:「你们要干嘛?」,眼神有些疑惑的看了眼,旁边那座高塔又回到朋友身上。

 

跟自己打赌的人是谁,孙翔早就忘记了,就在这里简称为同学A,同学A笑的一脸暧昧,好像有什么秘密似的。

 

同学A指了一旁的椅子山说:「欸?孙翔!你的身手很好对不对,我们把你的数学课本放上去了!你拿得到吗?」,顺着手指的方向,一起抬头的孙翔,就看见一本打开站立的课本,摆放最上头的椅子。

 

孙翔气得想大骂,你们怎么乱动别人的东西。可在一旁的同学跟着起哄,要两人比赛决斗一下,这时候同学A又补了一句:「孙翔你要不要接受我的挑战。」

 

「幼!幼稚!」嘴上这么说,内心就像发生地震一般剧烈的摇晃,让别人这么恶整不吐出一口气才不会甘心,加上群众的煽动,孙翔的心早就偏向跟同学A挑战。

 

同学A发育的早,身高早就超过孙翔一颗头。仰头大笑后,倾身指着孙翔的鼻子说:「不来吗?只要你能在10秒之内拿到你的数学课本,椅子山也不垮下来,我就请你吃一个礼拜的点心跟饮料!如果害怕的了话就直说,我们不会笑你的!」

 

最后一击的撩拨,孙翔终于受不了了,蹲下来系紧鞋带说:「来啊!谁怕谁!输了可不要后悔。」,转动脖子活动筋骨,然后伸长了两手勾在一起向后伸展。

 

孙翔才不认为自己会输,一想到一个礼拜的点心都让人请客,等于多了一份下午茶点,区区个爬塔有什么难度可言。

 

跟身边的同学比手势,示意自己准备好了。有计时功能的手表或是手机能够计时的同学,纷纷拿出自己的器具,跟着计时的同学一起倒数,而孙翔一脸从容还伸出右手,比出三.二.一的手势,向下递减!

 

踏踏踏的脚步声,在踩上椅杆与椅背时停了下来,动作变得轻柔无比,像猫儿一样灵巧,准确无碍的踩在每张椅子的支点上头,顺利拿到数学课本,不留念的造原路往下走,在踩上桌子时,用力蹬了一下往下跳,身子向前倾蹲了下来,减缓冲击力道,然后站起来转一圈鞠躬。

 

啪啪啪——的掌声响起,还有人吹口哨,计时的同学高声复诵着达成任务的时间点:「7秒78!7秒78!!!」,孙翔朝同学A哼了一声,扬起一个明亮张扬的笑颜。

 

结果没过多久椅子就开始晃动,从最上头的椅子掉下来,一旁的椅子也跟着往下掉,有些滚了半圈也有持久力高的滚了一圈半才停下来。看热闹或是坐在位置上没参与的同学,都迅速的离开原位,以圆圈的方向,纷纷后退远离那座椅子山,女孩子的尖叫声与椅子塌落的动静,自然引起老师的注意。

 

一群人被老师训了一顿,孙翔更被班导打电话约谈父母,最后,禁足了一个月并且连电脑电视,所有3C设备都禁止使用,才结束这出事故。

 

这样的插曲,对于这群充满时间挥霍的孩子来说,不过就是个意外插曲,没过多久班级又恢复日常,男孩子聊着电视卡通或是相约放学打球,女孩们闲话家常说说自己,或是跟朋友约好放学去哪里逛街,电视哪出戏剧好看。

 

就在这时候,一股流行慢慢的入侵孙翔的班级,不知是谁开始折起纸飞机,然后一架架纸飞机,在孙翔班级相继问世。各色的纸飞机出现在狭隘的教室飞翔,还有人制作标靶黏在黑板上,比赛看谁纸飞机射得又远又稳,并且在上课时,传递纸条的方式改成射纸飞机,而这次的事件的开端就在这里...。

 

那是堂正好是班导上课,孙翔的班导是一名年约40岁的女老师,人是不错就是特别喜欢炫耀自己的丰功伟业,或是教过的班级如何好,夸耀一下自己才甘心。

 

这堂课是某次小考的检讨,至于内容在说什么,哪些事都不重要了。在课后或是放学跟朋友们玩闹的让老师头疼的孙翔,在上课时就会变成专心认真的好孩子,所以成绩也不怎么差,这也说明为什么班导不忍给孙翔记过,只是约谈父母而已。

 

只是这一次坐在后面几排的好友们,趁着老师低头看题目或是转头写板书时,互丢纸飞机,刚开始孙翔并不想参与,直到第三次被纸飞机打中后脑勺。孙翔先看了老师一眼,发现对方还在专心的看题,迅速地捡起地上的纸飞机,往砸自己的好友射过去,没想到飞机中途转了一个弯,反而往讲台飞了过去,咚──的一声打到黑板。老师抬头看了全班,问了一句「有事吗?」,观赏全程的同学,都默不作声低下头来,或是装作看景色,没看出什么异状的班导继续研究题目。

 

所有人暗自松了一口气,就看见孙翔压低身子隐藏自己,在老师抬起头前,捡起纸飞机藏在身后。

 

老师推了下眼镜问:「孙翔,你有事吗?」

 

孙翔猛力地摇了摇头,手心上全都是汗:「老师我橡皮擦掉了!」

 

听到孙翔的答复,老师甩了甩手示意对方快点回去坐好,转头在黑板上写下题目的解法,还没报仇的孙翔回到位置上后,确定班导一时半刻不会转头过来,又拿起刚刚的纸飞机准备射回去,完全不理好友们制止,同件事情的好运不会有第二次,纸飞机又一次转弯,这次直接打到了老师头上掉下来。

 

班导先是摸了摸自己后脑勺,看了眼地板是什么东西打到自己,弯下腰捡起纸飞机摊开,看看里头写了些什么。那是张化学考卷,上头的分数不怎么好看,怒气冲冲的叫着考卷上头的名字说:「XXX都考这种成绩还不认真!说!是谁丢的。」

 

看到好友低下头站了起来,坐着的孙翔也不等朋友指认,站了起来说:「老师是我丢的!我只是想跟XXX开玩笑而已!」班导的脸色一下青一下红,然后喝口水冷静。

 

她说:「孙翔下课来找我!都几岁了还玩纸飞机,要是谁在玩我就罚他抄课文十遍,还有打扫教室一周!继续上课。」,这件事以孙翔打扫了一周教室结尾,当然那些射纸飞机的朋友也有帮忙。

 

这一次班导先在联络簿上,说明这次的事件原委,然后再最后询问下孙母,孙翔有没有多动症或是相关倾向,需不需要到医院检查。

 

第一次收到老师的来电的孙母不怎么在意,自己儿子很皮是知道的,不过还不至于到多动症吧,小时候的男孩子不也都是这个样,就罚孙翔面壁思过两个小时而已。

 

又过了阵子,孙翔的班级开始流行脱别人裤子,这种活动在孙翔接受的教养是不屑参加的,因此成了朋友们的攻击目标,反应快手速又好的孙翔,一直没有被扒下裤子,可是一再发生同样的事情,吞忍并不是孙翔的性子,就这样开始加入拉扯别人的裤子。

 

又是一堂下课,男孩子们乐此不疲的扒着别人的裤子,平时一起玩的某个同学,突然顽强抵抗怎样也不让别人剥下裤子。

 

孙翔跟着左右两边的同伙打了手势,决定采用包夹与埋伏的策略。自己跑到前门蹲点等候,等到同学要从前门跑走之前,冲了出来把同学堵在前门,同伙的友人一左一右的抓住同学的手,让对方不能再挣扎,而站在中间的孙翔迅速抓起运动裤的两侧向下拉扯,整个人跟着裤子一起向下蹲,没想到的是连内裤一起拉下来。凑巧的是一票上厕所的女同学回来,原先还在跟着闺蜜嬉笑打闹,在走到前门时,最前方的女孩子,转身要走入教室,就看到这一幕,瞬间遮起自己的脸,转头大声尖叫。

 

最后,双方的沟通下,孙母同意带着孙翔去看医生,不过在各种精密仪器与观察下,检查出来的结果,都说孙翔不过是太调皮并不是多动症患者,让孙母松了一口气,同时决定送孙翔去修身养性。

 

从那天起孙翔的假期生活,被寺庙冥想打禅活动或是书法课程填满,虽然性子并没有变得多柔顺,倒是把一些不良的姿态改掉,并且学会一手好字。也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多动症并不是只有一种,变得比一般人多了解了一些,虽然没办法确定周泽楷有没有多动症,但是比其他人来说可有底气了,可以怀疑周泽楷是ADD患者。

 

不知何时,周泽楷坐在孙翔的对面,一字一字的念着广告商的企划,呢喃地声音很好听,但是一点也不通顺,速度很慢,黑黝黝的眼睛里头有着一层无力感与苦恼,听到周泽楷那种有气无力,语调还带点委屈,就像一只挨饿的奶猫在求救撒娇。

 

孙翔终于受不了,直接抢过周泽楷手中的企划稿说:「我去周泽楷你那是甚么音调,我帮你看看!」,才刚说完那双眼睛的负面情绪一扫而空,就像刚才的苦恼委屈都是假的一样,眼里闪着亮光,危襟正坐的挺直腰杆,等着孙翔读给他听。

 

周泽楷翻脸比翻书还快,让孙翔觉得自己又上当了!心底有点不甘心,对方就是算准了自己吃这套才来骗自己,不过看到那张脸,气就消了打半,第一次如此鄙视自己是外貌协会!

 

至于孙翔是怎么知道,周泽楷有阅读障碍,那必须说起刚来到轮回的时候,有人找上周孙二人拍广告,是一个普通的零食代言。孙翔颈上挂着耳罩式的耳机,漫不经心的嚼着口香糖,还吹了几个泡泡,随意的扫过合约上的内容,能经过轮回筛选的广告,大致上不会有什么问题,无聊地看了眼周泽楷,发现对方微蹙眉头,有些好奇两人的合约有什么不同,让周泽楷皱起眉头。

 

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多唐突,直接伸长脖子到周泽楷右肩上问:「呦!周队你这份合约不会有什么要你脱衣服的内容吧!哈哈哈。」

 

在这个商业化的联盟也不是不可能的,还在嘉世的时候,孙翔就接过某牌的牛仔裤代言,要自己脱上衣,然后半解裤头拍杂志封面照。一开始,孙翔是拒绝的,再后来被说服这是工作的一部分也慢慢习惯了,还能给粉丝福利,翔哥的身材这么好有什么不能看的!

 

结果刚说完,周泽楷啊的一声吓得跳了起来,微微往旁边移了些许位置,盯着孙翔看了一会,像似在思考什么,眼里闪过一层幽光,「不...。看得慢。」,才憋出几个字回答孙翔。

 

周泽楷又低下头,一个字一个字的逐字念稿,可是还没读几行就开始咬到舌头或是念错行,那时候孙翔觉得有趣,无所不能的枪王,同样闻名的是不爱说话,也在发布会上头见识过,却不知道连念稿都有问题,不自觉地噗哧一笑说:「周泽楷!这东西经理早就筛选过了,还能差到哪里去,不就知道要干嘛不就好了。」

 

然后周泽楷转头过来盯着孙翔,没有刚刚的手足无措,平静如水的眼眸,紧盯着孙翔,把孙翔盯着心慌,就听到周泽楷开口说:「不行。」,又转头回去慢慢读合约。

 

孙翔有点不高兴的啧了一声,明明是自己看见周泽楷出糗的样子,却有种被训话的错觉,抓了抓头发,继续看着周泽楷认真读着合约。

 

周泽楷的声音很好听没错,但把一篇文章读得断断续续,断点还不对,这种语调透露着浓浓的违和感,终于让孙翔受不了了,口气上充满各种不耐烦说,「你这种方式要读到什么时候,还会念错,你是不会伸出手,指着要念的字啊!哈哈哈哈~啊~~指字的周泽楷!指字!哈哈哈哈。」不知道哪里被戳到笑点,孙翔抱着肚子大笑,连眼泪都挤了出来,一旁的周泽楷有些莫名奇妙,疑惑的望着对方,不知不觉也跟着对方一起笑出声,捂着嘴浅笑。

 

从那天之后,周泽楷就喜欢拿着稿子来找孙翔,有时候是自己慢慢读,也有的时候孙翔嫌对方读的太慢,直接抢过去,念给周泽楷听。

 

念完最后一个字的孙翔,咳了几下清理喉咙,周泽楷把预备好的茶水递了过去,脸上写着这还差不多的孙翔,哼了一声,把合约退回给周泽楷,怎么觉得自己像周泽楷的陪读小童,随即把脑中奇怪的幻想赶出去。

 

还是没办法理解,周泽楷为甚么要每份合约都逐字看过一遍,轮回又不会坑他。一开始,因为好奇问了几次,也只会得到一个苦恼忧愁的美男子或是眨了眨好几下眼睛,盯着自己瞧的周泽楷,急躁的性子根本等不到周泽楷说出答案,就摆了摆手约对方打场JJC还比较痛快,人还会开心点头跟着自己。

 

小口品茶的孙翔,看着周泽楷在合约上签下龙飞凤舞的名字,要是让枪王粉丝知道,周泽楷除了名字签的好看,其他的字就像蝌蚪一样歪七扭八,会不会毁了那些粉丝不实的幻想,不自觉的噗哧一笑,却忘了自己还在喝水,呛得自己喷了一身水,还有不少茶水洒在地上,坐在对面的周泽楷抽了好几张纸巾递了过去,也伸长手拍了几下孙翔的背帮忙顺气。

 

「没事?」关心的问了一声。

 

缓和下来的孙翔挥了挥手示意对方不要在意。

 

说起签名让孙翔想到一件事,轮回战队不仅是最能顺应商业化潮流的战队,更是一等一抓心好手,要说哪家粉丝福利最好必须是轮回,公关组定期举办转发抽奖,更与活动商举行凭戳回邮,抽几名粉丝回信送小礼物,而今年春假活动是,你想收到枪王的亲笔贺年卡吗?

 

活动前期是很顺利的,反应热烈到加开其他队员的签名贺年卡,中间也发生了不少事情,最终顺利地抽出十名幸运粉丝,但到了活动最后一个环节,让周泽楷亲笔签名写下贺年祝福时,经理终于想起了周泽楷的字根本不能看,要是让周泽楷找别人代笔是不可能的,一定会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写,直到要寄信到前几日为止,周泽楷还没能写满十张好看的"恭贺新禧,谢谢支持。 轮回胜利!",然后签上"周泽楷"三个大字,总计15个字。

 

焦虑的经理找了江波涛商议该如何是好?这时间要是找人代笔也有机率出纰漏。

 

「经理!江副队,你们在干嘛?要健身干嘛不去健身房?」孙翔刚从健身房回来,就看见在走廊上来回疾走,满脸焦虑的经理与随侧在一旁江副不知道在讨论什么,不会是因为怕中年体态走型吧?想到着孙翔努力控制嘴角不要扬起来,微微地抖动抽蓄。

 

江波涛跟孙翔打了声招呼:「小孙,晚上好。我们不是在健身,是在商量事情。」

 

听到这句话,反而勾起孙翔的好奇心,究竟是谁能让两位人精一起烦恼,好奇地走上前问:「什么事让你们这么苦恼?难不成跟周泽楷?」,江波涛和经理对望了一眼,孙翔可真会猜,敏锐的第六感告诉孙翔似乎有什么机密可听,凑上前等两个人解释。

 

说明这种事,当然不可能让经理来的,江波涛拉着孙翔到另一边墙角说:「小孙知道这次活动是抽十名粉丝,附上小周亲笔写的贺年卡吧?」孙翔当然知道,自己也配合活动写了几张交给公关组,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烦恼的,原先好奇的小火花彻底浇熄,随意的点点头应了声。

 

看着孙翔的脸色从好奇转为意兴阑珊,想着这孩子的性情,可真是夏日雷阵雨,来得快去的也快,不过自己该说完部分还是必须说完,径自地往下说:「小周非常不擅长写字。」

 

听到这里孙翔皱了下眉头说:「江副这不对啊,我看周泽楷的签名不就挺好的。」,那个字好看的让孙翔这种练过字都能点头称赞,第一次看到时,还问周泽楷有没有学过写字,对方摇了摇头,有些欲言又止,孙翔知道自己想知道的答案,也不管周泽楷有没有其他想说的话就离开了。

 

江波涛摇了摇头后说:「小孙,你听过找人设计签名吗?」,刚开始知道周泽楷写不好字,江波涛也就有些诧异,不过很快的就接受了这件事,谁都有不擅长的事情。

 

周泽楷那张脸,总会让人想到各种美好的事情,是谁都会当作一个知书达礼温润如玉的美男子,写出来的字一定不差,不过这种没有理由的期望,反而成了压力,给予那些人不该存在期望与压力。

 

孙翔的脑筋不笨,就知道那个签名是练出来的,还是不明白这跟写贺卡有什么关系,随口又问了一句。

 

「所以呢?这跟周泽楷写字有什么关系,写贺卡不就是一个心意。」

 

「小孙要是让粉丝看到小周的字...跟签名是完全不同风格,不就让人知道了。签名是专门找人设计的?这样对周泽楷的形象不好。」江波涛耐心的跟孙翔解释。

 

孙翔不明白这跟形象有什么关系,所谓的贺卡不就是心意,要是让人收到一张字迹优美却是虚假的贺卡有什么好的,『没劲。』在心中暗想,没想到的是自己的表情,早就出卖了自己。

 

知道不是什么有趣的事,孙翔只想离开这里,真是无趣。渗入骨子的教养,告诉自己要看着说话的人,只好盯着江波涛,里头有些不耐说:「好吧。我懂了那就去找个会写字的人不就好了?」,看到江波涛跟经理又对望了一眼,「你们不会是担心找人代笔的事情会被泄漏出去,又是一个负面新闻吧?」,孙翔不懂这些商业操作,如果是工作那就尽心去做,对自己负责,不过这种虚假的东西特别让孙翔不耐烦。

 

想起周泽楷认真读合约的样子,还有这些日子的相处,孙翔打了个响指,在这片无声的空间格外响亮,立刻吸引两人的目光,对着两人说:「啧,我有办法。」,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身后的经理用臂膀撞了江波涛一下问:「小江你说没有问题吧?」

 

一旁的江波涛耸了下肩说:「大概没问题吧?」

 

随意地敲了两下门喊:「喂!周泽楷我进来啦。」,也不管里头的人有没有同意直接走了进去,就看到周泽楷俯首在桌前,不知道写了几百张贺卡,另一手撑着头,一大叠失败的贺年卡放在桌子的左上角,叠得整整齐齐的。

 

原先咬着笔杆的周泽楷,正在思考自己写出来的字没问题吗?就听到敲门声,伴随着孙翔声音一起,"陪读"还有健身等相似的作息下,两个人早就混熟了,除了最基本的礼仪通知没有省略,直接开门进入彼此的房间已经成了常态。

 

周泽楷疑惑的转过身问:「有事?...江..让你来的?」,然后又想起自己还没写完的贺年卡与快要截止的寄信时间。

 

孙翔答非所问的环顾四周说:「怎么不欢迎阿,嗯?」,直接拉着电脑桌的椅子过来坐,也没有理会周泽楷,自动自发地拿起桌上那些被淘汰的贺卡,有一大半都是写错字,不是少了一划就是多了一撇,没有错字也因为写的不够好看被人摆在一旁。

 

孙翔一面笑一面指出周泽楷的错误说:「噗!周泽楷你的好丑喔,还有你看这个恭,你写成小了哈哈哈,然后还有这个禧!哈哈哈...,旁边是礻不是衤。」听到孙翔的笑声与不留情面的直话,周泽楷也不生气,而是记下下来这些细小的错误。

 

看完,周泽楷失败的明信片,孙翔指了其他空白的明信片说:「周泽楷给我一张,不会那么小气吧,嗯?」

 

拿到明信片后,孙翔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直接开口:「还要一只笔。」,在心底勾勒下笔的位置,手心朝上向周泽楷朝了朝手。

 

「谢啦。我要铅笔换一个!」打开盖子后发现是一只原子笔,孙翔退了回去要求换另一只。

 

周泽楷拿出覆盘时,用的铅笔递给孙翔,然后看着对方,自在且平稳的下笔,流畅又有力度,却没有像平常大笔一挥划出一个长长地尾巴,

 

「喏,造着这个描吧。你现在写的字根本不能看。」孙翔把明信片推回去给周泽楷,自动拿了一张空白明信片继续写,十人份的贺卡对孙翔这种时常练字的人来说,不过是一件小事情,然而要仿制别人笔迹还是有一定难度的,但是孙翔是什么人,才不会被这种小事难倒。

 

周泽楷没有动笔,而是轻轻地抠弄明信片的边角,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孙翔伸了下懒腰,拉着周泽楷说:「既然想要给粉丝亲笔写信又想符合战队的期望,那就去学呗!又不是什么难事,你可是除了加血,无所不能的枪王大大不是吗。」,揽上对方的肩。

 

贺年卡活动,顺利的在截稿前交件,另一种方式写成的贺卡,让周泽楷有些不满意,不过,活动也不是只有这次下次一定要亲笔写下贺卡寄给粉丝。

 

回到宿舍的路上,周泽楷买了瓶乌龙茶给孙翔,很难想象孙翔喜欢喝茶,特别是冲泡茶,这种类似老人家的乐趣,不过,在现存的环境下,周泽楷也只能给孙翔贩卖机的茶饮。

 

在递给孙翔时,问了下对方要什么谢礼:「谢礼?」

 

「周泽楷!你居然想用一瓶乌龙茶收买我,不过还是谢啦。」说是这么说,孙翔还是接了下来,直接拉开环扣,咕噜咕噜的喝了几口。

 

「不是,要什么谢礼。」周泽楷摇了摇头再问了一次。

 

原先只是开玩笑的孙翔,反而不好意思的摇了摇手上的乌龙茶说:「不就这个?要是还想送了话,那我要你的贺年卡。好啦,队长晚安!」说完,直接朝宿舍的方向走过去。

 

后来回家过年的孙翔,确实收到周泽楷寄来的贺年卡,上头的字还是很丑,不过让孙翔好好的收在盒子里头,再更久的未来,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周泽楷的字已经能让人夸赞好看的时候,那张明信片都被孙翔保存得好好的。

 

回到现在,孙翔清了清喉咙说:「周泽楷你这毛病多久了。」,周泽楷又在翻那份合约。

 

听见孙翔说话,抬头看着对方,一动也不动的紧盯着孙翔,却没有给孙翔任何回应。

 

以为对方没听懂自己的问题,孙翔又在问了一次:「欸...周泽楷。我—说—你—这—样—的—阅—读—障—碍—有—多—久—了——?」夸大自己的嘴型,放慢语速说话,好听清楚自己说的每个字。

 

周泽楷噗哧笑了一声,自己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才迟迟不肯开口。

 

想起了小时候的回忆,眼底闪过另一种色彩,就这样跟着周泽楷相互对望,直到孙翔想放弃时,周泽楷终于才开口:「小时候。」,然后拿了桌上的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继续说,「有意识开始。」

 

孩童时代不太愉快的回忆,在脑中一一浮现,垂首低眉,就见茶杯里浮出的半张脸,指尖在杯缘上滑动,从小到大被夸奖了多少次的长相,也没有让周泽楷衍生出自己长得好看的自信,更喜欢孙翔那样张扬的眉目,有着蓬勃生气,不自觉的想靠近一些。

 

孩堤时代精致出色的样貌,引来老师多一分的关注,却不能取代老师心中好学生的标榜,在那个成绩代表一切的教室,无法专注于课本上,再加上内向腼腆的性格,反而让周泽楷成了被排挤的对象。

 

老师一点也不关心同学之间的相处,只会一次又一次的要求学生,多花些心思专注在成绩上,说着『泽楷你是男孩子不能只靠脸生活,也是要有本事才能在社会立足。』,被同学们嘲弄自己未来准备靠着脸蛋过日子的小白脸,刚开始还会躲在被子里哭泣到后来淡然处之,这些不愉快的孩童回忆并不会随着时间淡忘,而是埋在心理深处,直到有一天翻出来。

 

孙翔张嘴想说什么,又闭了起来,刚刚那个问题,周泽楷的神色有一瞬不对劲,相信自己的眼睛,确实看到那不一样的神情。

 

放在膝上的两只手握紧又松开,突然觉得自己像在跟周泽楷谈分手的情侣,『我去!』这种时候,还在乱想什么,随即把脑中那些奇怪的杂念挥散。

 

对面的周泽楷轻抿着下唇,静静地盯着自己,没有其他反应,就像平常一样。

 

都问了第一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的一口气全上了吧,孙翔硬着头皮继续问:「欸?周泽楷你有想过医生吗?」

 

开起小差的周泽楷有些疑惑,「看医生...?」,不自觉地放空的脑袋,在想要去偷吃街口的草莓慕斯,还是街尾的薄荷巧克力蛋糕?或是两条街外的香草奶昔配两球芒果冰淇淋,舔了下嘴角咽下口水。

 

「...我是说你就没想过是生病,才造成你精神不集中?我不是说你头脑有问题!还是脑袋怪怪的!哎呦!就是你有没有尝试过找医生。」听着自己越描越黑,孙翔干脆不解释了,拍了下桌子说重点。

 

周泽楷才刚开口,就看见江波涛敲了敲休息室的门,提醒两人休息时间结束了,该继续练习了,之后的时间里两个人都没再说话。

 

孙翔吃过晚饭后,临时起意要去健身房,直到健身房要歇息前才回宿舍。身为最后一个加入战队的主力队员,下层的房间,早让其他人选光了只好选在四楼,也知道这个点,走廊的灯光全都关了,靠着紧急出口的灯光与手机的微光,勉强能看到路,轮回宿舍走廊是不准摆放东西的,所以孙翔也不怕踢到什么东西,不过光线太暗,还是需要扶墙走路的。

 

发现门口好像有人影,小跑步上前想看清楚,就见到轮回的队长站在门口,不知道在想什么,人低着头一下一下的拉着衣摆,或是一下摆动着手,提了一个纸袋,然后看见孙翔回来时眼睛都亮了。

 

不等孙翔开口,周泽楷先指了指一旁的房门:「进去?」

 

原先想问对方干嘛不直接进来,两个人私交早就好到对方不在,也能直接进房间的,又想起自己出门把门锁了,虽然说队长有备用钥匙,周泽楷也不会滥用公权。

 

「随便坐。」

 

随手把钥匙丢在书桌上,拉了一张椅子推给周泽楷,自己坐在床上。

 

「周泽楷,你要干嘛?」下午过后两个人都没说话,孙翔才去健身房运动,没想到回来会遇上对方。

 

「看医生。」周泽楷也不废话,直视着孙翔说。

 

周泽楷没理会,孙翔呆愣的摸样,继续说:「一起?有...介绍的?」,把手上的袋子放到孙翔的桌上,孙翔还是没作声有些紧张,「不愿意吗?」,然后看见对方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也跟着垂下眼帘,看着自己的指尖。

 

「周泽楷!」孙翔原本想问对方怎么突然决定要去,又看见周泽楷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啊..算了。我帮你约吧,我会帮你多问几天再看看你那天有空,还有你在桌上放了什么?」抓了抓头发,就当作这件事定了下来,指着摆在桌上的纸袋问。

 

果然听到孙翔同意之后,周泽楷蔫萎不正的呆毛又翘了起来,尤其是在孙翔提起桌上的纸袋,更是开心的晃啊晃,然后把东西拿给孙翔:「夜宵。」

 

听到夜宵两个字孙翔的眼睛都亮了,里头是一块提拉米苏,孙翔也不客气的开动了,健身完消耗了不少热量,却在吃完时想起一件事。

 

「周泽楷!你不会又跑出去偷吃甜点了吧?」

 

周泽楷没有回答孙翔的问题,对着孙翔勾起一个腼腆的笑容喊了声:「共犯。」

 

「我去!周泽楷你玩阴的!」孙翔懊悔的皱着脸,要是让江副知道,自己又要倒霉了,只好指着周泽楷说:「绝对不能说去喔!」

 

「嗯!」

 

两个人选了一天不用练习也没有拍摄代言的日子,去了孙翔推荐那家私人医院,都是半个明星的两人自然全副武装。

 

提前到达孙翔指定的定点,周泽楷拉下围巾与口罩松口气,早就习惯出门必须变装的周泽楷,今天戴着眼镜口罩还围了一条长围巾把脸遮住个札实,奈何姣好的身型,就是天生的衣架子,就算没看到脸也引起大量的回头率,另一边有些晚到的孙翔抓了抓被风吹乱的头发,脸上就架着一个大墨镜遮住半张脸,右耳上除了耳垂上有个耳钉,耳廓上还有个耳骨环,并没有因为变装而降低吸引力,反而引来大批的行人回头侧目。

 

两个人早早搭乘出租车离开,不然又要被人发现,《轮回队长周泽楷与新队员孙翔,两人打扮帅气有型,偕同出游,所谓何事?》,所谓的商业化也带来一些不可避免,无谓的灾难比如这些刺激买气,不知所云的杂志。

 

医院位置是在环境清幽的郊区,附近的车子稀少,周围还有不少绿地,一块游乐设施与休闲散步的花园,环境相当良好,连走在路上的病人多是笑脸迎人。

 

因为预约的关系周泽楷跟孙翔,很快就见到医生,医生年纪大约在40岁出头,长相清秀看起来很和善,对着周泽楷比了个请坐的手势,大略的自我介绍一下,说自己姓周。

 

周医生推了下眼镜,笑得很温和说:「周先生。我侄女是你的粉丝,能给我签名吗?」,然后从抽屉里拿张签名板与奇异笔。

 

周泽楷正想接下笔就让孙翔抢了过去,指着医生说:「我去!你这家伙不是还在上班,怎么可以跟病人要东西!你的医德呢医德呢!」

 

医生也不生气维持刚刚的笑容说:「哪我等问完诊在要?」,说完后,拿下眼镜细细地盯着周泽楷瞧了一阵子都没有说话。

 

一旁的孙翔又抢着说:「我靠你这个色老头!不要看我们队长年轻貌美。肖想他吧!」

 

然后,周泽楷似乎听到医生深呼吸了一口气说:「家属请冷静,我这是在观察病人。」,周泽楷想说孙翔并不是自己的亲属,可是也觉得没什么不好的,还是闭上嘴巴。

 

孙翔一脸随意的摆手,只差没在脸上写着我不信三个大字,他说:「好好好。你不是业界权威,怎么还没看出来!」

 

周医师没有理孙翔,直接无视对方开始问诊:「周先生,如果我现在要你盯着那张壁画五分钟,在途中我会进行干扰你能盯着多久?」

 

周泽楷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油画回答:「呃...试试?」

 

看到孙翔又想开口的样子,周医生连忙打了个手势,让护士把人带了出去,请周泽楷稍待一会,不知道在门口跟孙翔说了什么。

 

普通问话了解自己的情况后,周医生翻了几页病例说:「大概就这样...,周先生你跟护士小姐去那边抽血,就结束了今天的诊疗。」

 

听到要打针周泽楷僵了一下,长到这个年纪还怕打针,听起来有点丢人,却还是听从医生的指示,只有在针孔扎下去的时候皱了下眉头。

 

跟着周泽楷一起走,送行的周医生,顺便说明什么时后回诊拿检验报告,就看见孙翔站在门口等着自己,手上还拿着一个纸袋,另一手正在飞快的按着虚拟键盘,似乎在回复什么人。

 

直接把手上的纸袋塞在周泽楷手上问:「周泽楷,你没有被干什么事吧?」

 

一旁的周医生伸出一只手用力压了下孙翔的头发说:「你这小子越来越不懂得敬老尊贤了,还有你们两个人在一起该做的措施都没忘记吧?」

 

「我去。」孙翔骂了一声,打掉周医生的手,「你这个老不死乱说什么!周泽楷是我的队长!」

 

医生倒是没理会孙翔说的,自顾自地说:「哎呦!你们年轻人就是喜欢这样玩!才会有奇怪的疾病,喏!这是我昨天去演讲时拿到的。」从白袍的口袋里拿出一条保险套放在孙翔的手上,转头去跟周泽楷说话:「这小子皮的很,要是被欺负就跟舅舅说吧,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会被阿翔欺负,下次可要给我你的签名阿!我侄女很喜欢你。」说完自己直接走回诊疗室。

 

「我去,周泽楷你别听那个人乱说!」在拿到保险套时,孙翔的脸上已经染上一层薄红,现在连耳根都红了。

 

周泽楷指了指对方离开的的方向说:「舅舅?」

 

「对啦!那是我妈妈的弟弟,喂!你赶快吃啦,这东西冷了就不好吃。」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孙翔指了指交给周泽楷的纸袋,里头是几个奶油味的车轮饼,甜甜的很好吃。

 

病理确诊后,周泽楷的生活跟以前一样,除了多一个按时吃药的习惯,周泽楷本人没什么感觉,倒是小江跟经理说,自己比较常看着别人说话,还有不会说话说到一半魂就丢了。

 

现在,周泽楷有了其他烦恼,总会不自觉的去注意孙翔,在视线的范围内就会想盯着对方看,这也是病症的一部分吗?

 

晚餐过后,周泽楷到孙翔的房间串门子,叫了一声对方:「孙翔?」

 

「嗯..?」孙翔趴在床上,正在打着某个手游随口应了声。

 

发觉孙翔连头都没有抬,周泽楷有点不开心又叫了声:「孙翔。」

 

「干嘛!周泽楷?」关卡到了最后,孙翔不想分神直盯着着屏幕,提高音量回答。

 

「孙...翔...。」还是没有理自己,周泽楷有点委屈的叫。

 

终于大爆手速把boss打挂的孙翔,不耐烦的回应:「周泽楷你要干嘛..!」,然后看到对方委屈的神情,气势又弱了,「真是的...你有什么事啦。」

 

周泽楷诚实的摇了摇头说:「没事。」,然后起身挤到孙翔的床上坐着。

 

单人床对两个1米8的男子来说有点窄,孙翔只好起身坐进内部,让周泽楷有更大的位置。

 

孙翔继续划着手机,看了下群里有没有什么好玩的事,发觉都没什么趣事,就抬头看周泽楷,没想到对方也紧盯着自己。

 

黝黑的眼眸有种说不清温柔与笑意,让孙翔不自觉的撇开视线说:「周泽楷你今天到底是来干嘛的,不会是跟我抢床吧!没门!」

 

周泽楷歪了下头想,跟在孙翔后头确实是临时起意的,不过有句话一直没说。

 

「谢谢。」

 

不等孙翔回复,周泽楷站了起来,走到门边。

 

回头对着床铺上的孙翔说:「晚安。」

 

噗通噗通——,孙翔觉得有点热可是又好像不再一样,然后拉起被子把自己缩在床铺里说

 

「晚安。」

 

距离两人成为情侣还有无数个夜晚♥。

 

END

 

小番外:

 

贺卡事件其实有个插曲,那时候孙翔写得太顺手不小心在一张卡片上签下了"孙",然后就用橡皮擦擦掉,就当作算了,没想到收到的粉丝开心的拿扫描机扫描后,发现了有块被擦拭过的痕迹,在好奇心的驱动下,透过亲友团的帮助,解析出来是一个"孙"字。

 

谁说周泽楷是男神攻我就喜欢他是奶油攻:官方发糖?看下图。@轮回-周泽楷@轮回-孙翔

 

[扫描后有奇怪碳痕的抽奖贺卡.jpg]

[扫描后多倍拉色阶压色的孙字.jpg]

 

这张照片出来后,不仅是轮回官方炸了,周翔或是翔周的粉丝们都炸了,跟还有其他cp粉也纷纷炸了,至于官方还担心周泽楷描摹的事情被发现,最后只能糊弄过去,也感谢周翔的人品不差并没有人发现其中异样。

 

轮回官方:作业疏失工作人员不小心把孙翔写错的贺卡混入其中。//@谁说周泽楷是男神攻我就喜欢他是奶油攻:官方发糖?看下图。@轮回-周泽楷@轮回-孙翔

 

[扫描后有奇怪碳痕的抽奖贺卡.jpg]

[扫描后多倍拉色阶压色的孙字.jpg]

 

至于两位当事人早早回家过年,一个因为家里父母担心儿子会沉迷电玩,不在家里摆设电脑与网路,而另一个老家在偏僻搜不到讯号的乡村,没人知道自己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等到回轮回之后,事情早就结束,两人不明所以的看着经理一脸憔悴的样子。

April
13
2016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