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end

《归途 05+end》

明知道自己写长一点就会出现断层
还是乐此不疲的写写写(跪了
然后对我的写文坑品很想哭
因为答应别人双更硬拆成两半(其实我只是写不出来

因為剩一些些直接補過來
前篇→归途 04

12.

周泽楷绕路到超市买菜,装成自己是为了买菜出门。

看见孙翔在厨房与饭桌来来回回,没有下午劳累的疲态,想上前帮忙端菜,还被对方躲开,说自己没那麽娇弱,只好进厨房把菜放进冰箱。

两个人一向是『食不言,寝不语。』,孙翔反常的拉住周泽楷说个不停,还差点被食物噎到,想到什麽就说什麽,想把自己所见的世界都告诉周泽楷。

饭后彼此安静地各做各的事,直到睡前孙翔才来找周泽楷,对着窗外的大雨抱怨啧嘴说:「周泽楷,睡觉啦。这雨怎麽下不停。」

周泽楷拿着书挥了挥,示意自己还要再看一会,孙翔没有多说什麽,让对方早点睡,就自己回房了。

书中夹的是办事员留下的纸片,上头写着下次赴约的时间,周泽楷翻来覆去看了好几次小纸片,书上的字一个也没看下,『她真的能救孙翔吗?』,周泽楷抱有迟疑却无法得出结论,将纸片夹入书中准备就寝。

孙翔的睡眠很浅,不论周泽楷怎麽放轻动作,对方都会醒来,孙翔说是以前养成的习惯,现在周泽楷侧身躺上床,孙翔只是翻个身没有醒来的样子,看样子影响很大。

摒着气息握上孙翔的手,手是凉的,两人的手都没有温度,那只手不比自己小,想把对方的手攥在掌中是不可能的,虎口、手掌、指腹上都是茧,跟自己握笔产生的薄茧不同,扎实有厚度,一次又一次的磨破皮肉再次长出,想将孙翔的样子记下来,凑上前在孙翔的额头吻了一下,想在一起一辈子,可不是用这种方式。

周泽楷睡着后,孙翔慢慢张开了眼,手还被周泽楷握着,孙翔轻巧的挣脱抽出手,怕吵醒周泽楷,刚刚的目光孙翔想起来,耳廓都有些红热,几千岁了还像个年轻小伙子一样害臊,孙翔摇了摇头自嘲自己。

下午那场午觉,记忆就像跑马灯一样放送,人死前会回顾这一生,没想到鬼也会吗?

孙翔走到客厅打开柜门,裡头的长矛早就破旧不堪,甚至断成两半,矛头闪烁着初锋的光芒。

孙家世代从武报效国家,孙翔出生时,正值战乱初临,让这些将帅大展身手的时代来临,继承家裡祖志,一生都在战场度过,14岁初上战场,擒下敌方帅领,16岁即成为一方将帅威震天下,中间的儿女长情,大大小小的征战不断,有赢有输,手中的长矛,在一场又一场的战事下越来越亮,就像那名气一样,直到20岁南方战事上,孙翔遇上唯一的对手。

双枪使得像演艺一般绝美好看,同时又具有弑人的破坏性,操枪人只记得长得很好看,样貌是什麽早已记不得了,却能回想起对方耍枪的每个动作,一次又一次的交手,体内那股血似乎又滚烫了起来。

13.

周泽楷赴约那天跟孙翔说要去买书,这三天周泽楷让自己的目光不要追着孙翔,对方不需要这种担心,可下意识就往对方身上看,也许是发现自己的状况,孙翔减少跟自己共处一室的时间,除了越来越常睡觉的毛病外,孙翔没有再出现那天,整个人透明化要消散的样子。

办事员这次拿着手机听着音乐,嘴上哼着流行歌曲,看起来就像是等着朋友的路人,看见周泽楷后,挥了挥手说:「周先生很准时呢,你的决定如何。」

「拒绝,办不到。」周泽楷直视着办事员毫无生气的眼神说。

谎言被看透,办事员没有丝毫心虚,维持着一贯的笑容说:「周先生很聪明,我确实办不到,执念从何而来?如何诞生?并非我们能掌控,这也是我们无法追查的理由,甚至让执念跟着游魂转世投胎,不过我并没有骗周先生,这药是拿你前几世的福报换来的,只要服下可以延缓孙翔魂飞魄散的时间,不过效力有多久我不知道。」

「渡福给孙翔。」周泽楷没有接下药丸,说了这几日思考想到的办法,除了投胎转世,魂飞魄散还有一条路得道成仙,将自己的福报渡给对方,既没有破坏规则还能让孙翔活下去。

办事人员摇了摇头,继续往下说:「周先生你知道孙翔生前是做什麽的吗?他是一名将军,年少得志,十四岁初征擒下敌方将领的能人,几场战争下来,甚至让人起了个『斗神』的称号,只要有他存在的战争必定胜利,可是您还是遇到孙先生。」没有将话说白,否决周泽楷的想法,也说出了孙翔为什麽会死。

周泽楷想说什麽,办事员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接着说下去:「在你遇到孙翔之前,他曾经在地狱一阵子,不论是为了什麽原因杀人都是重罪,我们确实能在情理义上给予宽容,可杀人并不单单是一条命的事。后来也有人渡福报给孙翔,孙翔才得以转世投胎,可是我们没想到孙翔身上又有着执念,当年渡福给他的人,可是差点就能列入仙班的大将军,仅能让孙翔换得转世投胎的机会,周先生您的福报是不够的。」

「都是将军。」周泽楷不服,既然杀人视为重罪,孙翔帮国家打了那麽多场胜战,报效国家怎麽看也值得歌颂传承,无须沦落到下地狱。

同样是执着之人,办事员叹了口气,接着说:「周先生你知道为什麽他们两个同是将军,一个人有机会永世流传,另一个却是现在的下场吗?真要说起来这两个人都不差,可孙翔输在天势,这些事是我从前辈那裏听来的,因为这件案件吵得阴间不得安宁好一阵子,杀人之罪背负并不仅仅是一条人命,还有远在家乡的父老妻儿那些伤痛,这些全都会成为杀人者的业,可后者的国家胜利了,帮着自己的君主成就了帝王霸业,甚至在一些偏乡的地区将他视为神,在这些信仰之力的加持下,业被抵销甚至得到升天的机会,也因此有人质疑起因果的不公,更有人质问阴府的职责。」业务员在心中给自己点了蜡,透漏了这麽多的生平,八成又要加好几天的班。

看着默不作声的周泽楷,业务员讲了最后一句话:「周先生不论是人还是世界一定会走向毁灭。」药丸随着自己消散留下的纸片,一同飘到了周泽楷的手中。

14.

回到家中周泽楷看到孙翔吃着薯片看视频,有些无奈地笑,怎么自己比要死的人还着急,对方反而像大爷一样生活,周泽楷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拿出药来,希望对方陪伴自己,真的是希望对方还"活"着还是依赖?

周泽楷还在思考,反倒是孙翔先提话:「你不是说去买书,书呢?」没拿半本书就算了,手中抓了什麽不知名的东西。

周泽楷才想起来自己骗了对方要去买书,这样算不算无功自破,伸手把自己手上的药交给对方;「送的。」

孙翔把周泽楷推上沙发,整个人跨跪在周泽楷的大腿旁,脸凑得很近,就像第一次见面一样,这次周泽楷没有在孙翔的眼裡看到自己,珀褐色的瞳色通透无暇,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自己,唇吻了上来轻轻舔舐,含着自己的上唇咬弄,周泽楷揽上孙翔的腰回应,纠缠的唇齿,舌苔上软粒的摩擦,水渍声回放在两人的耳边。

「周泽楷,我不需要。」孙翔抵着周泽楷的额头,气息吐在周泽楷的唇上。

说完从周泽楷的身上下来,坐在另一边的空位:「小时候我不是在蹲马步就是在背兵法,没达到父亲的要求,就是挨鞭子或是加倍体罚,直到10岁他死了,被敌军砍死,在战场上活着回来的人说是尸首分离,连救的机会都没有,他给了君主打了多少场胜仗,都没能留得全尸。」孙翔冷笑了一声。

「跟你说说,好歹让个人记住我。我十四岁的时候上了战场,也许是命运的巧合?不重要。那场战争敌军的领帅,就是我的杀父仇人,我没有犹豫上前跟对方打了一场,然后拿下对方的头颅。」孙翔伸了个懒腰,语气上的自在与轻鬆,不知道经过多少场杀意。

断断续续的往下说着,也有遇到记不起来事情,升上将军被称为斗神,然后娶妻生子,一直说上遇见那个人。

「那时候我以为我没有对手,直到遇上那个人,周泽楷。我跟你说他的双枪耍的可好看了,不论在战场上的破坏力还是在艺术上的舞枪,都是我看过最好看的一个。」孙翔微微眯起眼睛,好像看见那年沙场上的你来我往。

对方认真的听着自己说的每个字句,情不自禁地凑上前亲了下周泽楷的鼻尖说:「你跟他还真有点像,我记得他长得很帅,也不怎麽喜欢说话,当然还是我最帅,你也不可能是他,要你剁掉一隻人手都不知道办不办得到。」不是轻视而是生处的环境不同,乱世与安逸的世界。

孙翔喝了口水继续说:「我废了他一隻手,他的长枪穿过我的腹部,再加上体力耗尽我就死了,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地狱了,然后在地狱干了一阵子苦力赎罪,直到有一天,鬼差跑来找我说:"哼,805号!你真好命,有人把他的福报渡给我"。」后头孙翔捏着嗓子学着鬼差说话的方式。

「在意…?」和办事员说的相同只是更加详细,双方都没有透漏出渡福报给孙翔的人是谁。

「嗯?你是说谁给我福报吗?我不知道。」孙翔的目光像是在思考什麽看着远方。

周泽楷心中的猜测,带着微酸的醋意,不论是对方将福报渡给孙翔,还是孙翔口中的那个人,盛满夸讚与不能同路的遗憾,都让周泽楷生出一股醋意。

周泽楷吻上孙翔,想抓住,但是不行,所以要好好珍惜。


15

 

下午三时,孙翔打了个哈欠想『这时间也真刚好,选在他出门的时候。』脑海中浮出对方的身影,周泽楷正在买菜。

 

从床上起身,孙翔慢慢地走到窗边,午后的阳光正好,微微的暖意洒在身上,似乎有了一丝温度,天空很蓝,景色就跟以往看见的一样。

 

传达到脑海中的不只有周泽楷的身影,还有四周的环境,冷冻柜嗡嗡作响,人与人的交谈声,孙翔闭上眼睛。

 

「周泽楷,    。」

 

周泽楷正想着今晚要吃什么,盘算着要不要再买几本书回家,家里的书还有什么没看过。,前方的人行灯上,奔跑的小绿人,提醒着行人加快脚步,周泽楷没赶上,小绿人换成了小红人,停下的脚步,万里无云的蓝天,阳光正好适合出游,『这是孙翔最喜欢的时候。』周泽楷想,衣衫与发丝随着风飘动。

 

家里没有半个人的气息,周泽楷直接往卧室拐去,没有半个人影,摺好的被褥整齐地摆放在床边,手轻轻地抚平床单。

 

周泽楷将屋内的所有东西归位,自己买的书也放回架上,关上房门没有在看屋子一眼,手中攥着的纸片,不知道何时出现在家里的餐桌上头。

 

这一次办事员穿着正式的制服,如同第一次所见,对着周泽楷行礼说:「周先生,这一次是来告诉您,您可以转世了。」

 

「孙翔...离开了?」周泽楷不想说出那个字,模糊的猜测到了今天彻底成型,低垂着双目没有看办事员。

 

等到周泽楷抬头,办事员才开口:「不知道。周先生,我们并不是想知道就能知道每个人的归途,所有想知道的事,都必须用代价交换的,从来没有不劳而获的事。」

 

周泽楷抿着嘴,眼中似乎有什么话想说,却没有开口。

 

办事员再次开口:「周先生。凡事人即会走向三条路,得道升天、投胎转世、魂飞魄散,而今你的选择是?」

END1

周泽楷看着手上的书开始打吨,那时候孙翔也是这种感觉吗?手慢慢淡化,周泽楷把书放下,看着外头的世界。

 

千年如一房子从来没有变过,周泽楷没有细数从那天起过了多久,选择跟孙翔一样留在人世,看着世界一点一滴的改变,鬼魂的存在被证实,物与物的连结,机器人具备感情,世界大战爆发回归初始,很多事情在自己眼中转变,甚至能看见弹珠的时间转动,性子越来越平静,照片中的自己越来越模糊,可心底的那个人,始终记得还有那天的天空,好像听见了那个人的声音。

 

『周泽楷,    。』

 

End2

 

S市夏季的气候向来随意多变,有可能十分钟前天气热得像晒人干一样,下一刻变成风雨交织的倾盆大雨,孙翔来到S市不过是想逃离长辈叨唸,没想过会遇上另一个难解的魔王-周泽楷,『也不知道周泽楷能跟自己说什么,真不知道轮回经理在想甚么。』孙翔在心里抱怨。

 

倒不是轮回经理想整孙翔,而是孙翔选择的时间,卡在所有主力队员出国度假或是回老家休息,仅剩需要拍广告并且家住S市的周泽楷,可以帮忙接待新队员,经理转念一想派出主力队长来接待孙翔,也可以表达轮回对孙翔的重视,特意打电话请周泽楷好好照顾一下孙翔。

 

孙翔有些后悔选择自行打车前往俱乐部,拒绝了俱乐部接送的好意,招揽到的出租车,司机是一名中年男子,估摸不是荣耀迷,见到孙翔没有任何反应,还扯着孙翔闲话家常,聊着近代社会的问题,孙翔完全接不上的话题,大半的时间都摸在荣耀上,没有时间注意其他的事,而司机也不等孙翔回答又继续往下说,直到下车为止,孙翔只能嗯嗯啊啊的回应。

 

孙想转了转自己的肩膀,松了口气手上拿着是司机硬塞的名片说下次有机会call对方打折,看着眼前的建筑物,轮回俱乐部--,又是新的起点。

 

前世敌军,今生战友。

 

 End3

 

周泽楷打了个哈欠,进入阴间第几年了?当初指引自己的办事员成了自己的直属前辈,教导自己各种需要注意的事项,今天又是一个新的开始,阴间也有日夜变化就跟人间一样,万里无云的晴空,周泽楷总觉得是一个好天气。

 

周泽楷不做柜台,刚来的时候被前辈拜托了几次帮忙做柜台,不论人或鬼都是看颜的生物,只要周泽楷坐在柜台,根本无消化业务,今天有些不一样,前辈让自己去接一个人,说是新来的伙伴,他会是自己的师弟好好照顾。

 

刚进来的人员不用穿制服,对方穿着白T与牛仔裤做搭配,似乎跟自己差不多高,周泽楷走了过去拍了拍对方的肩膀。

 

-全文OVER-

 

结论就是一个不需要分段烂尾的结局(。

March
12
2016
 
评论(1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