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3

归途 《03》

❖本章有小周生前死亡经过_(:3
进展突然变很快...别问我为什麽...
明天修..
前篇→归途 02

 

7.

 

知道鬼魂不论何时都能自由活动后,周泽楷开始四处随意的走动,去了平时不会去的地方,也会找孙翔聊天跟着孙翔做一些无伤大雅的恶作剧,两人还一起组了电脑放在孙翔家,连机打游戏。

 

从孙翔那边得知了很多跟现世不同的知识,周泽楷没有问孙翔在这里待了多久又一个人过了多久,两人的时间早就停止。

 

今天跟孙翔约好一起吃饭,鼻尖若有似无花香,让周泽楷很在意,不自觉的跟着花香走,味道来源在周泽楷上班地点附近,不特别却是周泽楷最后活着的地方,现场被清理干净,街道上的路人来回穿梭,完全没有刚发生时,害怕恐慌,绕路而行的气氛,路口摆着一束鲜花,周泽楷知道那是祭拜自己的鲜花,所以才会闻到花香吧,艳阳很大,花瓣已经干枯无色。

 

周泽楷记不清那天发生的事,印象中太阳很大,正值暑假期间,路上的行人不只有上班族还有一批又一批的学生,周围有很多人,周泽楷站在人行道的最前排等着过马路,听见有人在叫自己,周泽楷想转头看看是谁,背后一股推力,将自己往车阵推过去,汽车的喇叭声煞车声还有尖叫声,现场很混乱,醒来之后,周泽楷已经跟着鬼差绕了好几圈,无法把自己送上奈何桥对方也很急躁,说着暑假本来就是意外死亡,忙碌的日子还发生这种奇事,增添工作量的碎碎念,最后摬是自己推给另一个处所,说能帮自己处理,匆忙地去接下一个幽魂。

 

心情很平静,送花的是以前下属,明白鼻尖的花香味是怎么回事,很温柔的味道,周泽楷猜测花是轮流送的,每天的味道都有些不同,大概花香也会随着送花人改变吧。

 

送花的人跟自己是同期进公司的老人,尽管成了对方的上司,大家还是一样工作吃饭聊天,对方先点了一根烟,双手合掌拜了一下,喃喃自语的说了一些,最近公司的近况,还说准备升职了。

 

周泽楷只能拍了拍对方的肩说了声:「恭喜。」

 

没有在听下去,周泽楷知道没有意义,还是去找孙翔赴约吧。

 

孙翔想说周泽楷几句,迟到十分钟就算了,整整两个小时,却在闻到周泽楷身上的味道没说话,而是叫对方吃饭了。

 

「周泽楷你有没有在听。」孙翔伸手在周泽楷的面前挥了挥,发现对方精神状况不对,身上的花香是有人祭祀的痕迹,这样的味道孙翔早在接近千年前就断了,就连周泽楷那些不适应的过渡期,都不知道是什么时侯发生。

 

「抱歉。」周泽楷摇了摇头说,让自己不在意还是会去想,想起那些更加亲密的人。

 

「周泽楷。人间的传说也不见得都是假的,比如你看。」孙翔先在周泽楷面前挥了挥两手空空的手,打了一个响指,周围出现小戳的火焰。

 

「喏,这就是鬼火,你跟我出来一下。」说完,把那些火焰一个一个拍灭,往屋外的空地走去。

 

周泽楷迟疑了一会,孙翔也没有催促在外头吹着口哨,曲调从来没听过,不似现在的流行乐,也不像古风曲,自成一调,踌躇不象自己的个性,对方也没有进来的打算在外面等着自己。

 

「呦~终于出来了,过来!把手给我。」余光瞄到周泽楷走了过来,想着对方再不出门,就要进去抓人了,朝对方招了招手。

 

周泽楷向前跨了几步又停了下来,磨磨蹭蹭的步调,让孙翔受不了,直接上前拉住对方的手说:「你感受一下。」

 

孙翔拉着周泽楷的手往上抬,并非双手向上移,而是整个人浮了起来,只有一下子,孙翔就落地了。

 

「换你。」脚踏实地的第一句话,孙翔仰了仰下巴示意。

 

「呃…?」为什么突然变成教自己飞行课,周泽楷疑惑的看了孙翔一样,孙翔还是一样又仰了下巴示意自己快点做。

 

周泽楷皱眉思虑了一下,先跳了一下,没有起来,又跳了一下,还是没有起来,眼神跟着孙翔说我不会。

 

孙翔牵起周泽楷的手说:「什么都不要想,放空自己。」这次孙翔连同周泽楷一起带着浮起来,周泽楷表情动作有些僵硬,离开地表的感觉没有想象的好,不能踏地的感觉就像缺了氧气一样不习惯,孙翔没有放开周泽楷,抓着周泽楷的手,等着对方照做。

 

『放空自己…。』周泽楷闭上眼睛深呼吸,浅浅地吸气慢慢地吐气,再次睁开闭上的眼睛,面前的不再是孙翔,而是一片蓝天,这高度跟孙翔刚刚带自己漂浮的高度,简直天差地别。

 

白云蓝天微微的风,周泽楷往下看了,真的很高心理上恐惧感与满足,习惯了脚踏实地感觉后,这趟飞行的经验太特别了,不自在的深呼吸,能感受自己飞的高度在慢慢下降,孙翔家在山区的一座古坟,杂草丛生,要不是自己跟着孙翔进来过一次,不会想到这里有个墓地,周泽楷私下对了一下孙翔写得地址,想着对方还不如写座标,丢个指南针过来还比较容易。

 

原先以为这是孙翔不想住这里的原因,才会跑到外头旅馆,现在看起来是非常喜欢这里,从高空仰望下去的景色,就算是七零八落散落四周的房子,都成了美景,杂乱丛生的草皮与树木也成了绿色的点缀。

 

周泽楷没看见孙翔跟着上来,想让自己看的世界,应该会跟着上来炫耀一番才是…?十分钟后,对方还是没有上来,周泽楷慢慢得降回地面,孙翔坐在地上在,在泥地上写了什么,周泽楷没看清楚,孙翔已经洒了一把土覆盖。

 

「走路没声音啊,景色还不赖吧。」孙翔站了起来拍拍不存在的尘土挑眉问。

 

「我是鬼。」周泽楷眨了几下黝黑的眼睛,彰显自己的真诚。

 

「...,算了。」孙翔觉得周泽楷越来越不可爱了,之前刚认识的那个迷途的小羔羊不见了。

 

「一起。」周泽楷指了指上方问。

 

「啧...不去,都看了几千万次了,哪有什么不同,我还有什么没看过。」提到这个孙翔心情又不好了,口气有些差。

 

周泽楷没有理孙翔学着对方的方式,拉起对方的手一起浮起来,有些吃力但还是能习惯的,两个人都在高空中。

 

「有点像超能者。」周泽楷替今天的体验注解。

 

「那么lose的东西才不一样好吗。」孙翔嫌弃的皱眉,抓着周泽楷的手很紧,就算过了多少年离地感还是不会习惯。

 

「不论是鬼怪的存在还是刚刚的鬼火,都是一种意念转具现化的存在,你应该知道吧?我们这些被困于现世的灵魂,都带有执念的,虽然有机会投胎,我也遇过执念久了就自然散去的幽魂,不过更多时后拥有执念的灵魂将会魂飞魄散。」说到这里孙翔的眼神有些暗淡,一世活了这么久,看着鸟飞的天空到现在飞到外空的科技都出现了,这一世活得可比投胎轮回有价值多了,孙翔用馀光瞄了眼周泽楷,遇见晚了,用着俗烂的言情剧比喻,那即是『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不...是。」早猜到孙翔是因为有执念被困住的人世的幽魂,说的话题与刚刚孙祥的不情愿,让周泽楷感到不安,孙翔的寿命不长了...?不自觉的回握孙翔的手。

 

「周泽楷。」

沉浸在思绪的周泽楷,顺着孙翔的声音转头,唇是冰的有些干燥,也不软,世界正在高速的往下掉落,然后静止。

 

「笨蛋,闭什么眼睛。早就死了哪会再挂一次。」孙翔成了垫背,周泽楷抓着自己的力道很大,两个人脸贴着脸,距离不到五公分,漂浮在与地面也不到五公分。

 

落地后孙翔推了推周泽楷,嫌弃周泽楷好重,体重这种实物,灵魂早就感受不到,就象吃饭没有味道一样,不过是一个形式罢了。

 

TBC

文写的乱七八糟的
谢谢有人点颗小红心....

March
07
2016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