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1

归途 《01》

❖小周生前有女友设定!!!!!
❖两人都是鬼!!!!!
前一篇→ 序

3.

 

所谓的孤魂野鬼,指的是无家可归亦无法投胎,只能在外游荡的人魂。

 

阴间的户籍与人间报户口方式不同,死后投胎的人魂是不持有阴间户籍的,只有得道升天在阴间为官者,才有所谓的阴间户籍。

 

幽魂所使用的是居留证,上头记载着这个人死后该到哪里投胎,什么时间必须投胎,如果对自己下辈子不满,也可以透过申诉重新审核,正常来说,结果并不会有翻盘更动的机会,世间的因果早在你下意志的瞬间即衡量完毕,阴间的审判不过是在其他情理义给予调整,衡量对错的因果视为黑与白,而给予对错混合的阴间即为灰。

 

人间所说的经过审判后才下地狱并不完全正确,地狱指的是犯下重大过错的幽魂进入的世界,早在人死的那一刻,你走向的道路,即为通往地狱的大门,而所谓的阴间是疏通幽魂的转运站,作为一个疏流的管道。

 

周泽楷无法投胎也没有打算成仙,自然没办法留在阴间,所以不论周泽楷有没有要求回到人间,都会直接被放生回人间。

 

周泽楷先去埋葬自己的墓地,这里算是周泽楷的新家,房子设计跟老家一样,三层楼的独栋洋房,一楼是车库,二楼的格局是三房一厅一厨房,三楼则是一厅三房,二三楼都有阳台,可以看外头的风景,对于周泽楷一只鬼来说,住的空间太大了,没有意思,而且太容易勾起活着时候的回忆,那些与父母相处兄弟姐妹一同游戏的生活。

 

离开前周泽楷带走了父母烧给自己的照片,第一张照片是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拍的,照片里头身着毕业服头戴博士帽,笑容腼腆还有个小小的酒窝,就是一个有点帅害羞的小伙子,而今置物柜的玻璃照映不出自己的长相,周泽楷只能借由这些照片记下自己。

 

大学毕业后,周泽楷搬出家里,不想依赖父母,靠着自己买下现居的小套房,来到生前的公寓,问过鬼差就算生者与幽魂共处一室,两者并不会干扰对方的生理或是活动,所以不会有问题的,反倒是幽魂要习惯另一个人的存在,例如睡觉时旁边躺着另一个人会不会不习惯,或是家里有其他人生活的痕迹,有没有影响,这样看起来幽魂还比较吃亏。

 

周泽楷决定回到这里生活,然后找找执念的夙愿主…安心投胎?周泽楷并不确定,想起了那名业务人员说的,不论对方是活人还是幽魂,寿命正在被死亡一点一点的侵蚀,要形成干预别人生死的执念,不是十几世可以造成的,必须存在很久,甚至有可能是在夙愿主不知情的情况下埋藏的心愿。

 

事实上比起寄宿主伤害更大的是夙愿主,如果是夙愿主是生者还比较简单,重新投胎时多喝点孟婆汤,把感情跟记忆清洗干净点就能了事,若是游魂将会走上最糟糕的归途,夙愿主必定比寄宿主早亡,所以不论夙愿者结局如何,寄宿主都不怕不能投胎,有些寄宿主甘愿等夙愿主直接死亡,早就是不相干的人,何必去理会。

 

虽说接近死亡,可没人知道自己的夙愿主,到底是人还是魂,谁也不知道这时间会不会等上百年,人与仙的时间观不同,仙者的时间多如牛毛一般不怎么在乎,而对于曾经为人的幽魂来说,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弥足珍贵,凭空多了那些时间又该如何处理?

 

除非遇上的夙愿主是不记得执念的魂,一般幽魂都倾向解决夙愿主的执念,不然除了找到夙愿主,还要让夙愿主想起自己在执念什么,这个连宿愿主都不知道的问题,真是一大难解之迷,比起夙愿主的问题,寄宿主确实只浪费了一些时间罢了。

 

执念不见得是坏事,最初它象征着一股认真与坚持的品性,这样的品性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具备的,但是更多时候的执念,纠缠于一些小事,形成了一股求而不得的意念,甚至钻牛角尖。

 

到现在周泽楷还是不懂为什么会被这股执念缠上,从小开始周泽楷不是不合群而是缺乏斗志,对于执着的事情很少,别人热血沸腾的说要拿下第一名,周泽楷只会淡淡地哦一声,性情上头的宽心,被当作害羞腼腆,要说周泽楷做过最疯狂的事,大概是初中的暑假迷上一款游戏,连续好几日废寝忘食的打game,到后来要中考也是毫不犹豫的戒掉了。

 

周泽楷神游的情况下,终于等到一名住户要开门进入大楼,周泽楷也想象鬼差一样使用穿墙术,但不管怎样,周泽楷都是直接撞上墙,魂魄不会有生理伤害却有神经痛觉,学乖的周泽楷只好老老实实的等住户开门,至于要怎么进家门周泽楷还没想到,等到时候再说。

 

被忽略的问题解决了,住家大门已经打开,除了父母或是女友没有人会来的,周泽楷知道生前并没有所谓肝胆相照两肋插刀的好友,周泽楷站在卧室窗口看见,父亲与母亲替自己收拾东西,父亲没有哭,站在一旁帮着母亲拿下衣架衣物,母亲再一件一件的折好放入行李箱,母亲一颤一颤的肩膀与呜咽的哭泣声,不用抬头周泽楷知道母亲哭了,父亲递了张纸巾把母亲抱在怀中,轻轻拍背安抚,周泽楷看着一眼浴室里头的毛巾梳洗器具,行李收拾好的衣服不再有人使用,衣柜上透彻白净的玻璃什么也没有。

 

周泽楷别过头不想再看,眼眶泛红,鬼也能哭,离开卧房,书房的门微微地打开,从门口就能看到里头站着一个名带着眼镜的女子。

 

周泽楷生前的女友,人长得很普通,最漂亮的莫约那头又黑又直的长发,女子一本一本的拿下放在书架上的书,还有两个人出游玩的照片,如果说没有这场车祸说不定明年就会跟她结婚了吧,女子的表情很平静,眼镜都挡不住哭红的眼睛,还有微微发红的鼻子都提醒着周泽楷,其实很难过,什么也办不到,无论是卧室的父母或是书房的女友,自己都无法安慰对方。

 

周泽楷目送着女友跟父母离开之后,看着同样空旷毫无人气的套房,也许不论是住在墓地或是套房,身为鬼都必须尝到那孤寂之苦,周泽楷没有数自己到底几天没有出门,鬼的好处就是少了生理需求,不吃不喝不睡都没有问题,但却会哭会痛,难怪世人都要喝下孟婆汤,忘记一切不在,记得就不会在享受到那些苦楚。

 

客厅的大门又被打开,熟悉的钥匙开门声,是房东带着新的房客入住,小套房被父母贱价卖出,签合约的那天,母亲不再哭了,母亲签完名后,头也不回的走出门说要在车上等父亲,父亲反而好好地看了房子一眼,不论是哪种方式,周泽楷都说不出半句话也传达不出,只能看着两个人渐行渐远。

 

前几天看房客的表情相当满意,现在是准备签约了吧,周泽楷有点开心,从今天之后不是一个人。

 

开心的日子没有多久,房客刚回来的时候,周泽楷特别兴奋,会坐在旁边看着房客吃饭,看电视,或是听着房客与朋友、女友间的对话,有点象在听广播台。

 

不过也有问题困扰着周泽楷,周泽楷没办法习惯跟对方躺在同一张床上,也为了能在自由进出家门不会被困住,因为发生过周泽楷跟着对方到书房被关在里面的惨况,为此周泽楷花了一个晚上学会穿墙术,房客睡觉的时候,周泽楷就坐在客厅的沙发等待天明,才会溜回房间继续睡觉。

 

这样的日子,让周泽楷产生一丝惶恐,窥探别人的生活,同时也在面对自己不存在的事实,无法与人接触没有人能看见自己,渐渐习惯的开门声,头一次让周泽楷产生烦躁感,没等大门打开,周泽楷直接穿过人与门,没有目的的奔跑。

 

周泽楷停留在街上,各色的人啊,晚自习放学的学子,摆脱上司下班的职员,跟着好友嘻笑大闹的年轻人男女,没有一个人看得见自己,一个又一个,从身上穿透过去,受到车子穿透的疼痛感都不如被漠视的心冷,心情五味杂全,有些恨把自己留在人间的人,又感谢对方,如果不是那个人,自己将会毫无牵挂,无事一身轻的转世,不会感受到生者的苦楚,尽管这场错误与自己无关,周泽楷靠在一旁的墙壁跌坐在地。

 

「喂!别在这边挡路。」声音从上方传来,周泽楷没在意,身为一只鬼怎么可能被看到。

 

臂膀让一只手抓住,用力地拉着自己站起来,周泽楷看见那双如火般耀眼的眼睛,感受到自己死灰复燃的心声。

 

「看什么看!没看过鬼啊!」语气很不太好,拉着自己的手却很温柔,带自己站起来后,力道明显放轻,没有让周泽楷感受到疼痛,手中是对方硬塞的饮料。

 

「我...。」周泽楷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到人间的第108天,终于遇上了能够说话的对象,尽管对方不是人,能看见自己的不会是人。

 

孙翔的目光带着审视,凑得很近,反让周泽楷不好意思地往后缩,对方笑了起来,与自己不同的笑容,同样身为一只鬼,周泽楷在孙翔身上找到一丝生气,跟自己一样冰冷地手,又或是那些微透明的身体,都在提醒周泽楷对方跟自己一样,却让周泽楷觉得对方有着人的温度。

 

「来我家吧。」

 

周泽楷不明所以的跟着孙翔走了,说是家却是周围的一间旅馆,周泽楷被孙翔拉着在大街走来走去,看不出目标性,孙翔随手指了一间旅社,问周泽楷觉得如何,不明所以的嗯了一声,就被对方拉进旅社。

 

「随便坐!你干嘛不喝,难不成你不喜欢这个口味。」孙翔没什么顾忌,整个人躺在沙发上,过长的腿玄在半空中,不当周泽楷是外人也不把旅社当旅社,就象在自己的家跟着死党聊天的模样。

 

「你是谁...?」周泽楷有些不安,孙翔可以说是回到人间见到的第一只鬼,甚至是能交谈的对象,人间的幽魂并不如大家说的到处都是,除却看不到的原因外,更多时候鬼也会给自己设下结界不想让其他鬼或是人看见,这是一种自我保护,留在人间飘荡的鬼都有着自己的故事,没有理由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也没有心思让人知道。

 

「我叫孙翔,看你的样子刚死吧,真稀奇,你的样子不像留在人间游荡的鬼魂,那你呢。」孙翔的回答有些模棱两可,说是回答周泽楷的问题也行,但却没有回答到点,又把话题转到周泽楷的身上。

 

「...周泽楷。」周泽楷不想跟对方说那些私密的事,周泽楷不信任对方,跟着对方来到旅馆已经称得上意外。

 

「吶....。周泽楷,被别人穿透是什么感觉。」听见周泽楷报出的名字,孙翔改靠在沙发上,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周泽楷,珀褐色的眼瞳,周泽楷看见自己的身影。

 

周泽楷紧握着手上的铁铝罐,把饮料放在客桌上,转身要走出房间,演了一场笑话让人观赏,周泽楷不知道在气愤什么,不想让人知道的秘密被挖开,到现在周泽楷还没接受自己死亡。

 

「喂!你还有有什么好不满的,情绪的存在不就证明你还"活"着,除了沮丧失望难过的表情,你现在不也在生气,这个世界也有开心的事,说到底不就是在另一个世界生活,很痛苦吗?轮回投胎?忘记现世心安的抛弃那些亲密的人,这样的行为真的对吗?」孙翔早就料到对方不会跟自己直接吵起来,孙翔只是看了一会,紧紧这一小段审视就够证明周泽楷很笨,走到一个一个人的面前,被所有人穿透,不仅笨还傻又固执,这样的人到底干了什么不能投胎让孙翔有点好奇。

 

周泽楷停下脚步,不知道孙翔这番话想表达什么,觉得有些不对又无法直接反驳,不投胎转世,在这样无法与人接触的环境下,真的能称得上生活吗?

 

「有兴趣改天再来找我吧。我最近就住这里,睡觉了,掰掰。」说完孙翔直接往床上躺去,挥手的背影干脆利落,离开的人反被下达逐客令。

TBC

文中可能有翔翔比小周成熟的状况,因为翔翔比小周早了很久成为孤魂野鬼了_(:3

March
05
2016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