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继续补档
前言及设定借用

AU:来自风平浪静的明日
OOC系列
这样小学生的文笔没问题吗(#

设定(有新增会在补充)

膜 或称胞膜、「皮肤」,海裡的人类与生俱来的一层特殊皮肤,在阳光的照射细看之下会如盐的结晶般闪光,能使人类在海中自然的呼吸。后来人类迁徙到陆地上生活之后,都丧失了膜。海村的人若离开海洋过久,膜会乾裂而感到不适,所以到了陆地上必须不定时的浸拭海水使膜能保持湿润。海裡的人类和陆上的人类若结婚,生下的孩子是没有膜的,没有膜的下一代自然无法再回到海中。也因此有些海村的人常怨厌陆地上的人藉由结婚而拐走他们的人,使海村的人类越来越少。

☆实际上,触发特定条件能长出膜

红腹海牛 红色肚子的海牛,另外一种是绿腹海牛,绿腹拿来食用,红色则是拿来倾听。据说只要向红腹海牛诉说心声,如果你的想念是正确的会吐出白色石头,如果吐出黑色石头表示心意(对象)是错误的。

天地始于开天,生命初生大海,最初的世界,所有的人类都生活在海中,仰赖大海同时也敬畏大海,那颗无穷无止尽的好奇心啊,引诱着人类前往新的世界,未知的大陆多么吸引人啊。

离开大海成了纷争的开端,守旧派拒绝登上陆地,大海贵为生命之母养育人类孕育万物,指责探索派的忘恩负义,行为终将遭受谴责,探索派数落守旧派的固执,不知变通,世界不该侷限于一片海洋,看那辽阔无穷的大陆,新的世界在等着我们。

没有终点的争吵,探索派引领着部分的人类脱离海洋,捨去大海赐予的胞膜,成功的在新大陆生活,从此世界有了海面之下与陆地之上生活的人类。

银灰色的轿车奔驰在无名的公路上,夏日的天空很蓝,晴空无云,豔阳恍得睁不开眼睛,马路被闪着点点金光,周泽楷低着头垂下双眉,不知道在想些什麽,耳边是周母的叨念。

「楷楷,还记得上次帮你治疗的医生哥哥吗?他说在空气清新的地方静养,对你的身体很有帮助!所以暂时到外公外婆家住一阵子好吗?八月底麻麻就會带你回家,我们再去医院检查看看。还有!不可以跟外公外婆使性子耍小脾气喔,想妈妈的时候,记得打电话给妈妈喔。」周琳注意着前方的路况,嘱咐著周泽楷,车外的温度高达32度,别说一辆车了,连只虫都不愿意在这样高温的天气外出,周琳下意识的拉了拉领口,不存在的燥热似乎蔓延到身上。

「好。」今年滿十岁的周泽楷眨着黝黑色的眼睛点了点头,没有哭闹耍赖或是使性子,与父母分开的不安感就像不存在一样,靜靜地看著车窗外的景色。

「果然,我家楷楷最乖了,来让麻麻,亲一个,mua~。」听到周泽楷的回覆,周琳笑得点头称讚,嘟嘴作势亲了一下,周泽楷也配合的mua了一声。

青色无云的蓝天,蓝白交织的大海,都是蓝得透彻无暇,海面上波光粼粼的闪烁着,直至进入隧道之中,周泽楷的视线都没捨得移开眼。

周泽楷是早产儿,先天上有體弱的問題,没什麽大毛病,卻怎麽调养都不见好转,在这样的状况下疼惜孩子的周琳,不愿意让周泽楷出门上学,而是请家教在家陪读学习,缺乏与同年龄孩子的相处,工作繁忙的父母,也无法陪伴在周泽楷身边,剩下的是一本又一本的故事书与数不清的玩具,跟着周泽楷度过半个童年时光,最终养成了木讷寡言的性格。

周琳捨不得儿子到海村,那种乡村僻壤的地方,儘管那片土地是养育自己成长的故乡,只是周泽楷的病情越来越差,周琳決定聽從医生的推荐,委託給乡下的父母照顧试试,再怎么说自家人都比外人可靠,比起託管到不认识的修养中心,周琳还是信任父母多一些。

「妈妈那楷楷就拜託你们了,我还有工作要先回去了。」早在电话中沟通完畢,周琳只是带周泽楷过来便准备回公司,手上的case还没完成,临近截案的時間點,周琳硬是擠出半天假期帶周澤楷過來,实在空不出來更多的時間,拒绝母亲的挽留,给了周泽楷一个拥抱后,便驾车离去。

「小楷,把这裡当作自己家就行了,呵呵,外公在鱼塭工作,晚些才会回来,小楷要不要到附近走走呢。」陪著周澤楷目送母親離去後,周奶奶笑着拍了拍周泽楷的头,女儿不能留下有些难过,不过好久不见的孙子能到这裡长住,周奶奶的心情还是很不错。

周泽楷盯着面容苍老的妇人,有点不自在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是真的想看看四周,还是过于亲密的举止感到不适。

「嗯...,小楷沿着这条路往下走是海边,海边底有个洞穴可别跑到里面去了,涨潮的时候洞穴就会被淹没,要记住了,千万不能跑进去喔,从这裡出发,往上走两条街,转两个拐有家杂货店,再从杂货店继续直直走,會看到我们这的小学,以后你可以去那边轉轉,附近的小孩子都在那边玩耍,搞不好能交到几个朋友,有想去的地方吗?」站在屋簷下的两人避免与太阳接触,周泽楷被周奶奶牢牢的抓着,怕周泽楷走丢一样抓得很紧,而另一只手缓缓的指了几个方向解说。

周泽楷歪了下頭,想了一會便指了大海的方向,周泽楷一直注视那片海洋,奶奶家從三樓的阳台便能直接看见大海,闪闪发亮的,興許是太少出门周泽楷想去看看那些不常见的景色,好似有什麽力量在推动自己。

周泽楷指的方向,周奶奶有些诧异,對自家女兒的理解,周琳不喜欢这裡,以为周泽楷也会抗拒,所以才不怎麼跟自己說話,都市相比這只是個落後的小村鎮,沒有什麼特別的,周奶奶让周泽楷在门口待著,自己进去拿帽子与水壶,太阳有些大,长期在这裡生活,周奶奶不怎么担心自己,更怕周泽楷的身体会受不了。

还没等周奶奶出门,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持续了一小段时间也不知道周奶奶先接到电话还是对方受不了先挂断电话,等到周奶奶出来脸上的神情,周泽楷就知道去不成了。

「小楷...。我要去找你外公,能不能明天再去。」说到这周奶奶有些为难,虽然对周泽楷的失约不好意思,但老伴那边也发生问题,需要自己送东西过去帮忙。

「好。」周泽楷微微的点了点头,只是眼神有些不捨,不知道为什么周泽楷很喜欢那片海。

看到孙子没落的神情周奶奶也不好受,实在是太对不住了,随口说了:「要不小楷能自己去吗?」去看看海应该没问题吧?周奶奶心疼极了,小孙子看着大海的眼神,那没落的神情。

「嗯?」周泽楷觉得也许有一丝转机,在家中母亲说不行就是不行,曾经自己也会有所表示反抗,可不论是自己的赌气或是落寞的眼神,都没有让母亲会过来看自己,只会给自己个抱抱好声安慰,现在看到外婆犹豫挣扎的神情,如果是平时周泽楷会给自己说没事,明天就能去了,今天好似有个声音催促自己『要去。一定要去。』

周泽楷上前拉了拉周奶奶的衣角说:「不去洞窟...往下走...,我可以的。」看到小孙子坚持的眼神还有渴望,周奶奶,心软之下决定顺着周泽楷的意思,先是帮周泽楷整理好装备穿戴整齐后,目送小孙子出门才离开。

周泽楷微微发红的脸庞,暑气带来的热度,脸颊边是一颗一颗水做的珍珠,抬手用臂膀擦擦自己的汗水,开心扬起的嘴角,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雀跃的心情不自觉的加快脚步通向大海。

原布鞋让周奶奶换成夹脚的凉鞋,大一号的凉鞋根本不合脚,过大的凉鞋没有阻止周泽楷的兴奋,开心的小跑步甚至在路上掉了几次,直到踩上沙滩的细沙,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印记,周泽楷才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下自己製造的足迹。

周泽楷继续往前走了些,到了海浪拍打的交界处,海水弄湿的白沙结成一块一块的,周泽楷忍不住戳了一个一个小洞,然后再海浪的拍打下恢复原状,嘎嘎的笑出声来,接着是伸出一只食指点在沙滩上等着海浪袭来。

冰冷地海水带走皮肤上的燥热与温度,不知不觉周泽楷的两脚已经站在海浪拍打的地方,虽然兴奋但是周泽楷没有遗忘应该注意的事,看着海浪来回的冲刷,也不知是感到无趣还是满足,周泽楷退回沙滩上在海边漫步。

有时蹲下来看看爬行的寄居蟹,或是把海砂聚成小小的土堆,一个人的身影有些单薄,但是周泽楷非常开心。

想起电视上演的呐喊戏码,周泽楷也想试试,只是啊啊了几声,怎么样也放不开,瘦小的声音被淹没在海浪的拍打声,周泽楷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吸气吐气摸摸心脏好像平复了心情下,抬头再看看这片美丽的海湾,闪烁的海面,烙印在周泽楷的眼中,此时,海里似乎有人…?!

周泽楷揉了揉眼睛,向前走了好几步,有个身影,在大海中滑水前进,看不清楚人长什么模样,夏日的阳光太刺眼了,可那个身板怎么看都不可能在海中前进,轰——是一个大浪拍过,整个人彻底被吞入海中,周泽楷紧张的又往前跑了好几步,欸欸欸的叫了好几次,原本的矜持都放开了,没有人回应让周泽楷有些紧张跟犹豫要不要找大人过来帮忙,海水已经浸泡在膝盖上头,对孩子来说有点危险。

海浪持续着拍打着沙滩,恢復平稳的海面的就像是周泽楷的错觉一般,一切相同又不尽相同,周泽楷有些着急,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哗啦——,人从海中窜了出来,对方甩了甩海水弄溼的短髮,似乎是看见了自己,眼睛很亮皮肤好像闪着光芒,那是太阳镀上的抑或是天生的?

不知是对感情的敏锐度还是厌恶的情绪太明显,周泽楷感觉到对方似乎不太高兴看见自己,不等周泽楷出声,对方头也不回的重新潜回海中,海彻底归回平静,周泽楷还想跟上前,「啊—!」,周泽楷不知道踩到什麽滑了一脚,整个人跌坐在海水中,啪嗒——,又是一个浪潮打在周泽楷的身上,退回岸上的周泽楷等到衣服干了,透白的盐晶蹭得身体不大舒服,亦没有移动步伐,直至太阳下山,周泽楷再也没有看见对方上岸。

TBC

順帶說...我家小周每次都在車上....
每次職業也都一樣...
我的梗真是簡單粗暴..

February
28
2016
 
评论(8)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