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种周翔】芒种

OOC系列!!!

没文笔计画!

内心剧如此丰富的小周(。

*9之后有时间会修改

----------------

1.

周泽楷盯着窗外的风光,老旧的巴士随着道路颠簸起伏,轰隆隆的引擎声说的是行驶的岁月,前方椅背上涂满了立可白、奇异笔与乾性原子笔的痕迹,不知道想留下什麽,是困不住的童心还是临时起意的恶作剧,这几年来的锻鍊,长途旅行的水土不服、晕车、肌肉痠疼到几十个钟头的车程都能泰然自若相比,岁月使人成长。

距离目的地需要多久,周泽楷也不清楚,路线是前同事替自己打理的,地点也是前同事的故乡,对方透过什麽方式得知自己的联络方式,对周泽楷来说不太重要,名义上自己转行成旅行摄影师,现实说起来比起旅行摄影师,周泽楷觉得自己更像Freelance,有时给一些店家做兼职打零工贴补旅费,不懂对方为什麽坚持要找自己,我只是用着自己的相机来观察人与事。*

终点站已达,目的地却未到达,拿着对方给自己的号码拨出,还未开口对方先是噼哩趴啦说着一串,自己只要负责嗯嗯啊啊地表示明白赞成,宏亮粗重的声音震得自己把手机拿开些,更没想到这样偏僻的地方还收的到讯号,未等到对方到来,空中的雨滴先是落下,绵绵细雨,像是在洗刷空气中的污尘,混杂其中的还有初夏的燥热,这场雨带不走那些真正的沉闷。

2.

车站旁的遮阳棚没有漏水,剥落殆尽的铁架,上头是斑驳的铁鏽,早已看不出烤漆的颜色,微凉的空气溷杂着泥土和雨水的味道,背包裏不是没有带伞或是雨衣,有些用具是必备的,但有时候也可以捨去,给旅途带来一点新意。

周泽楷抬起手上的微单,镜头对准的是什麽?细雨挡住的景色、荒凉的小路,或是被乌云笼罩的天空?这是来到这裡的第一张照片。

汽车的喇叭声传来,最先看到的是黄橙色的灯光,才是两人乘的小货车,车主大剌剌的停在公车站牌前,对方比自己矮一些大概170初头,黝黑的皮肤身上穿着是白背心,衣摆沾了不少泥渍,脚上穿着是20块不到的棉鞋,鞋面沾染了不少泥渍,人声跟电话裡听到的一样雄厚充满力道。

「你是小林的同事周泽楷对吧!我是他大哥,小林平时谢谢你照顾了,我们乡镇位置偏僻了点,不过市区该有的都有,虽然比不上你们都市区但也不差。」男子握着方向盘的手打着不成曲的节拍,向自己介绍。

「不是。」周泽楷垂下眼睑说。

行驶的马路边不是遮天蔽日的高楼大厦,而是一块块方正的水田,也不知道是道路分割了土地,还是田井侷限了范围。

「啊?」

「不是小林的同事,以前是,小林照顾我。」周泽楷有点茫然不知道该怎麽表达,尽可能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事实上,周泽楷早就忘了那位林同事的面貌,跟其他同事一样全都是一团雾气模模煳煳的,仅存的记忆是他是自己的邻桌外,还有那句『小周你要不要吃饼乾。』

「哈哈哈哈!你果然跟小弟说的一样,不爱说话,人很温柔,我跟你说啊!我跟我家小弟不同,我最讨厌读书,课本上头的字比夏天的蚊子还烦人,但我看人可准了,你就叫我声林大哥吧。」男子丝毫不觉得尴尬或是不好意思,反而扯着周泽楷继续聊天。

听到这裡周泽楷有些手足无措,心中更是不好意思,想了很久才说:「林大哥跟小林很像。」

听到这裡林大哥笑得更开心,不停歇的拉着周泽楷说话,就算周泽楷的回应只有几个字,也不影响林大哥热情。

外头的雨还在下,开始有些不同了。

3.

林大哥很早就上山工作,非常放心的让周泽楷自由走动,最开始的几天,周泽楷先在附近取景,与观光景点不同,这裡就是个普通的村镇,说不上落后也称不上先进,现代生活设备一样也不缺,有电话讯号能开网路,甚至在不远处有家咖啡厅提供免费上网,不过在这样的地方做生意真的能赚钱吗?周泽楷觉得有待商榷,不过这不在自己关心的范围。

而作为借宿的谢礼,周泽楷替林大哥拍了一组家庭照,林家很简单普通的三代同堂,上有两老下有一妻一小,都是纯朴的务实人家,这几日还被附近的大婶拉着问自己有没有女朋友或是结婚了没?乡下人的热情让自己有点苦恼,说真的周泽楷一点也不擅长应付这类型的问题还有人,见识长了,与人的相处能力还是有待加强。

周泽楷最近出没的地带换成了这家被自己质疑会不会垮的咖啡厅,自从发现大婶们会自动迴避这家咖啡厅,周泽楷的心情点数上升了50%,不论是早餐午餐能呆在咖啡厅就呆在咖啡厅。

也许是自己不平凡的光顾次数,引起老闆的注意,咖啡厅的老闆姓江名波涛,江老闆说会在这裡开咖啡厅的主因是为了妻子,除此之外,早年被算命先生说不论是工作运恋爱运或是贵人朋友都会跟水有缘,所以选择了开咖啡厅,但周泽楷想成为游泳选手不是会更好,这种怪力乱神的事,周泽楷没什麽好说的,也发表不出什麽意见,纯粹当做闲话一笑付之听着。

最近除了跟江老闆聊天外,没错聊天,周泽楷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用上这个字词,也许江老闆真的适合与带水的人相处,而自己多的另一项兴致是...,刚想介绍对方就到了。

白淨的玻璃门,每天都有人清理整洁,玻璃在阳光的照射下通透无暇,门边上挂着一串贝壳制的风铃,据说是江老闆老婆的手作的,早上9:00那个人准时到达。

「小孙早啊,今天又麻烦你了。」看见来者江波涛朝对方挥手道早。

对方看见周泽楷今天又来光顾,忍不住说了一句:「你今天也没工作啊。」

周泽楷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果然就像那片玻璃一样通透直白。

4.

「咳嗯,小孙道歉,小周不好意思,小孩子说的话别放在心上。」江波涛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没事。」周泽楷的心情倒是不错,并没有听到孙翔的话而生气,端起一旁的咖啡加两颗糖喝了一口,神色中满溢的愉快,笑着眼角都弯了起来。

「啊喔!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孙翔也发觉到自己说的话过于唐突,鞠躬以表歉意,90度的正式弯腰微微凸起的腰椎抚贴在衣上。

「没工作。」周泽楷顺着孙翔的话回应。

「嗯啊…?」孙翔抬头看到对方笑的很温柔,刺眼的阳光也会被眼前的人软化,摸不着头绪的抓了抓头髮。

「自由业。」周泽楷盯着孙翔的眼睛说。

「这样你...有钱付帐吗?」孙翔皱着眉头眼神中带着严肃问。

站在吧台的江波涛,伸手捂着眼睛,周泽楷则是笑的整个人一颤一颤的,孙翔看见两个人的反应先是摸不着头绪,蹭得一下,脸慢慢的红了起来,结结巴巴的吃了好几次螺丝,用着清洗遁要去后台清洗器具。

「孙翔洗完器具顺便盘点下材料。」江波涛无奈的给孙翔一个台阶,也知道对方面子薄让孙翔在后台待久一点好平復平復心情。

  听到江波涛的指示孙翔应了声,可要经过咖啡厅的后台就必须先经过周泽楷的位子,孙翔努力不去想刚刚说的话,但一看到周泽楷脑中就忍不住回放自己刚刚做的蠢事,孙翔不知道的是周泽楷也用着馀光看着自己。

5.

  孙翔撑着腮子在收银檯边看书,心神并不再书上,手上的笔也胡乱的在书页上搅和,也不知道咖啡厅什麽时候有人,连那位常来周什麽楷也不在,咖啡厅又变得很无聊。

  

 周泽楷揹着行囊,呼了口气总算回来了,这次去比较远的地方取景,问了问林大哥在地人有哪些活动场所,想多看看这个城镇,经过咖啡厅裡只见孙翔撑着头似乎是在读书的样子...?

  门上的风铃吭啷响亮的来回敲击,周泽楷听了这麽多回风铃的声音,也不知道贝壳製的风铃与其他风铃的不同在哪裡,也许差别在于那个送礼人身上。

  「欢迎光临。」清脆的风铃声响起,孙翔神游的思绪被敲了回来。

  「午安。小江...?」周泽楷环顾四周又是空无一人,向孙翔点点头问好。

  「江哥去批货了,你有事要不要我帮忙转达。」听到周泽楷的问话,以为周泽楷有事来找江波涛,心中却开启奇妙的错觉,卧槽?!太神奇了!!才在想这个人就来了,再来一次!我想要10位客人,可惜愿望只实现了十分之一。

  「咖啡加两块糖。」周泽楷摇了摇头后说。

  「阿..?喔!稍等一下,请先自行选位!稍后为您端上。」隔了一会孙翔才反应过来,周泽楷点了单,原来我说的这么灵验嘛?!

  孙翔发现对方并不是坐在平时的位子,而是自己附近,虽然有点疑惑但还是做好自己的服务。

  孙翔送来的除了一杯咖啡外还有一盘果冻还没等周泽楷询问,孙翔抢着先说:「前几天真的非常抱歉,不好意思。这是歉礼...我做的梅冻,希望你会喜欢。」说完,孙翔有点不自在的移开视线,然后回到自己的位上。

  孙翔不时地偷瞄周泽楷到底吃了没,察觉到孙翔的目光周泽楷没有多说什麽,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先是拿出自己的笔电与相机接上,把照片导入电脑,才品尝放在一旁的梅冻与咖啡。

  不吃的时候孙翔是不定时的偷瞄,开始吃后对方则是盯着自己,根本忘记自己在偷看,直接盯著周泽楷吃一口看一眼。

  「收下了,好吃。」直到吃完,周泽楷才与孙翔搭话。

  「嗯咳...,谢谢夸奖。」孙翔佯装自己是听到周泽的声音才抬头,不知道自己的小动作早让人发现只是不去点破。

  「能再点吗?」褐色的茶冻不是很起眼,入口后淡淡的梅子味,酸甜比例3:7,留在齿间的梅子香开胃解渴。

  「好好!不过这可要算钱囉!」虽然说让人喜欢很开心,但孙翔也没忘记必须做的生意。

  「嗯。」

6  

  

   那天之后,周泽楷的光顾,孙翔比江波涛还开心,每次的点单改成了一杯咖啡两颗糖还有一盘梅冻。

  「周泽楷!你原来是摄影师啊!还说你是无业游民阿,你骗我!」终于孙翔也开始有事没事都往咖啡厅跑,成了啡厅的常客之二。

  「没有。」周泽楷不知道该说什麽,用自己最真诚的眼神看着孙翔,比起摄影师的称呼,周泽楷觉得自己更像Freelance,或是称为浪人?

  「算了算了!你跟我说说你去过哪些地方好了!有没有什麽好玩的。」对上周泽楷的眼睛,什麽骗子阿这类的词完全说不出来,孙翔怀疑周泽楷不说话的原因就是因为周泽楷的眼睛太会说话了,就算骗人了还会让你信以为真,不去做骗子太可惜了。

  「法国、印度、英国、日本、呃....中国、希腊...还有....」

  「周泽楷!」孙翔突然觉得自己真是笨蛋,究竟哪根筋不对才会叫周泽楷说他去旅行的"增广见闻 "。

  「看照片.....?」周泽楷也知道对方为什麽生气,说话本来就不是自己在行的事,提出了另一种了解自己看过世界的方式。

  听到这裡孙翔换了位子凑在周泽的笔电前,两人开启了你问我答的方式,虽然周泽楷的回答依旧是几个字,但透过照片的加持,孙翔觉得没有那麽枯燥无味,早期的照片裡周泽楷的技术真的很差呆板没有变化不是直就是横,有时候还会晃到,整张照片都是煳的,还有机会看到周泽楷的手挡镜,孙翔也不问干嘛要将这些照片留下。

  「喂!周泽楷。为什麽都没有人物照阿。」把周泽楷黑历史灰历史白历史,总之难看的照片都看光的孙翔提问,有人物的照片都是街景或是道路风光,如果纯人物特写的人物照确实一张也没有,甚至没有半张周泽楷在内的照片。

  对于这个问题周泽楷脸上的神情有点不自在,一手撑在后颈说:「不...擅长。」

  「哈哈哈。我想也是,要你指挥模特儿动作还不如你上场去摆POSE呢,搞不好比模特儿还好看。」听到这答案孙翔没有多少意外大笑。

  「恩这啥?」看到周泽楷桌面上还有个新照的资料夹,随手便点了进去。

  「这不是我们城镇嘛!周泽楷你拍的阿!」周泽楷来不及阻止,孙翔随便点了几张最近的照片。

  周泽楷默默地拿回电脑的使用权,有些羞赧的样子怕孙翔再翻到别的照片,不让孙翔再碰电脑,孙翔的兴致也转到周泽楷拍自己故乡的事情上,拉着周泽楷推销起自己家乡没有再管照片。

7.

  周泽楷算了算时间,来到这裡也有1个半月了,准备在六月中离开,没剩几天了吧,这几日开始下雨,周泽楷没有出去拍照,有时候听着林大哥说话,不然就是到江波涛的咖啡厅坐着,不过这几天都没有见到孙翔。

  「小周你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我好伤心阿。」江波涛擦拭着杯子,一面跟周泽楷开玩笑,江波涛早就注意到周泽楷的心神不宁,但没有去说破。

  知道江波涛指什麽,周泽楷没有理会呵了一声「外遇。」

  「啧啧啧!小周你可别乱说话,我对老婆的爱天地可见,日月可凿阿。」说完,江波涛坐了下来,脸上依旧带着笑容不过周泽楷也知道江波涛是要跟自己讲明白话。

  「小周你对小孙有好感对吧。」江波涛不想多作修饰,明人说亮话,而且跟周泽楷说话更是不能绕弯子。

  「喜欢。」简单的两个字说的铿锵有力,却不够果断周泽楷并没有马上回答江波涛,耐心上周泽楷有能力跟江波涛消耗下去,两个人都不是年轻人不需要意气用事。

  「你们...不适合,不是爱。」江波涛自然也有自己的方式对付周泽楷,不过在听到周泽楷的回答也说出自己的想法,都不是会洩漏秘密的人。

  「很好。」所以吸引周泽楷没办法表达为什麽喜欢上,也许是年轻、与自己不一样的性格或者是外貌...?无法说明但可以决定爱不爱,周泽楷掐断了对孙翔的更进一步的发展,却又捨不得对方。

  「唉...听说你们明天要一起出门。好好玩吧,别忘了带伞...小周记得你是长者。」江波涛没有多说什麽,开始扯着其他话题,比如说这间咖啡厅到底怎麽营运的或是小周你出门在外会不会有生理上的不方便吗,就像刚刚的对话不存在一样。

  外头的雨下了起来,今年的梅雨季似乎提前了些,苦闷感又溢出了是初夏的苦闷还是心中的鬱闷呢谁也说不清。

8.

「周泽楷抱歉,这几天我家裡事情比较忙,你没等很久吧。」孙翔迈着步伐小跑步过来,呼吸有些急促的问。

「没问题?不急。」看了孙翔眼下的黑眼圈,周泽楷想今天的邀约可以推掉的,并不是什麽大事。

「没事没事,说到就要做到,我带你去看的是我们这边传统习俗,过了今天就看不到了。」知道周泽楷是关心自己,孙翔拍胸保证就像往常一样,自信有活力。

两人的移动工具是孙翔借来的机车,第一站是周围居民下田的地方,这裡一早周泽楷就跟着林大哥来过,没想到又来了一次,不过这次田中除了青年人有男有女也有小孩子,周围的气氛非常欢乐。

那边的人注意到自己和孙翔,朝着这个方向挥了挥手,周泽楷想是和身旁的孙翔问候吧,孙翔的人缘很好,有时候跟孙翔在咖啡厅外头聊天,居民也会停下来跟孙翔打招呼。

「啊啊!周泽楷你的相机防水吗?不然就离远一点,不过这样就不好玩了。」孙翔突然想起自己忘了跟人说这件事,要是坏掉可就糟糕了,也不知道赔不赔的起,好像是什麽SonyⅠ....Ⅱ...Ⅲ。

「没有,有防水。」说完从背包拿出另一部微单,与挂在脖子上的微单相比起来金属感重了些,镜头周围还有一圈豔红色,两台呈现的style完全不同风格。

比起那个啥Sony Ⅰ...Ⅱ....Ⅲ,典雅细緻的感觉更适合周泽楷,明明这个人从长相开始都是走精緻风格的感觉啊。

孙翔吹了个口哨:「这台比较酷炫,叫什麽。」伸手想要去拿,周泽楷不是很在意大方的递过去。

「荒火。」周泽楷当然知道孙翔问是什麽,但就是想给另一个答案。

「欸...没想到你也会给东西取名啊,那这台呢?」孙翔用着手肘指了指那台Ⅰ.Ⅱ..Ⅲ。

「碎霜。」说完后,接回孙翔手上的"荒火"。

田中的对花似乎也告一段落,往自己跟孙翔招了招手,「不过还是建议你站远一些啦,不然弄髒了可别怪我啊。」孙翔挥了挥手后也跟著下田。

一会周泽楷就知道孙翔说的是什麽意思,所有人弯下腰来从水田中抓起泥巴往另一个人身上砸,也有人一脚没踩稳直接跌入田中,不少人朝孙翔身上丢,他也往别人丢去,笑声接连不断,周泽楷原先不打算靠近拍摄,如果镜头沾上泥巴可不好清理,以所有人的活动为主题,先是使用广角镜*摄入其中,只是镜中的目光渐渐的锁定在一个人身上,想将那个人拍的更加清楚,在踩空前一步,周泽楷先醒神过来。

「周泽楷,不错吧。比起你之前拍的那些街景有趣多了。」就算满身泥泞脸上却是笑得开怀,比起一开始的笑容开心多了,面容还有髮梢上都是一块一块的泥巴,就算用手抹开,也只是用弄越髒。

「不错,孙翔。」朝孙翔招了招手示意对方过来。

「干嘛?」语气迟疑归迟疑人还是乖乖的走了过去。

「闭眼。」虽然不太喜欢这种命令式的说话方式,孙翔也只是皱了下眉头就闭上眼睛,周泽楷用手指慢慢刮下脸上的泥泞,看出对方想睁眼,周泽楷伸出拇指盖在两眼的上眼皮,能感受到对方的眼睛不安的颤抖。

「还你。」睁开眼睛就看到周泽楷把刮下来泥巴涂到自己的衣服上。

「喂!周泽楷,你干嘛。」原本被对方亲暱的行为搞得有些害羞,现在倒是觉得对方也太小孩子气了吧。

「算了算了我可是有度量的人。我跟你说阿,这习俗身上有越多泥巴代表那个人越受欢迎,我可不是自恋啊,然后是由一对新婚男女带着各方认识的亲朋好友,一起插秧打闹你往那边看,被困在中间抹泥巴的是这次的新人。」孙翔也不管泥巴会印在路上,在周泽楷的旁边坐下,给周泽楷介绍介绍这个习俗的特色。

周泽直接多拍几张照片表达自己的感受,孙翔随意的哼起曲子来,听不出是甚麽曲子,不过周泽楷能感觉到孙翔的心情好了不少。

9.

第二站,孙翔带周泽楷去附近的小山,这个地点,周泽楷打算最后再来,没想到孙翔会带自己过来,山上的景色往常所见的小山一样,挡土牆上茂密的小草小花从泥牆中冒出,峭壁有大树小树歪七扭八的,还有稀疏的住家。

「你等一下,先下车。」机车骑到半路孙翔突然停下来说。

「刚刚跟附近人家借的,先穿上。等等上去会更冷。」孙翔从椅座拿出两件防风外套说。

周泽楷摸了摸不合身露出手腕的部分,两个人继续往山上去。

「你朝那边往下看。」孙翔停下路旁,安全岛的下方是两层楼高的小峭壁,耳边围绕的是虫鸣鸟叫,孙翔指的是在前面一些的地方,往下看一座又一座的墓碑,层层叠叠的往上排列,不是很整齐但还是有着一层一层的规律。

「这裡是不是很无聊。不过要认识这个城镇你可要记得这裡,这片土地所有权在我们镇上的每个居民,中国人传统不是说要落叶归根,这裡就是他们的根,至于面向那个方位,那个风水学我不懂,可听说这个方向的下方是最初一批我们城镇居民住的地方,葬在这也是我们传统之一,介绍给你认识,要下去看看吗。」孙翔嘴上的话是这麽说的,却直接领人走进墓园。

能走的小道不是很多也没有多平整,散落的石块,没用完的石料,堆在一隅的砂石,还要需要踩着一个一个棺材埋葬的草皮走过去。

「周泽楷!喜欢这裡吗。」走在前方的孙翔没有回头突然发话,面前的两座墓有不小的高低落差,孙翔毫不犹豫地跳下去。

「我很喜欢。」不需要等周泽楷回答,单纯的叙述,需要肯定的从来不是别人,转过身来的孙翔,周泽楷看见了光彩与坚持。

「需要帮忙吗?」孙翔这才发现自己的速度没有顾虑到周泽楷,周泽楷摇了摇头跟着跳下去。

「聊天?」没办法像孙翔那麽乾淨俐落,周泽楷是藉由牆面辅助跳了下来。

「跟你聊什麽啊,喂!周泽楷,你有没有读大学阿。」孙翔翻了白眼说没啥顾及直接坐在人家墓的屋顶上.....。

「有...?」认识孙翔没多久,周泽楷早发现对方的工作的时间固定而且上的还是全职班,如果不是夜间部的学生那就是没在读书,很明显这不是一个有大学的城镇。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你迟疑什麽劲?你不会认为我没读大学吧?!」多少能读懂周泽楷的一些语调和说话方式,听出对方的迟疑。

「告诉你我可是S大的!」孙翔的有著掩饰不住的傲气与气势,确实S大在都市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大学,周泽楷能懂孙翔的那个傲气来自何方。

「难不成..你是我学长?!」也不知道从哪裡推论而来,孙翔有些兴奋说。

「N大。」周泽楷直接报出校名。

「喔...。」得到答案后,有些失望和遗憾的语气,反让周泽楷有些难受。

「隔壁。」不过事实就是事实,孙翔这一问倒是让周泽楷想起年少的一些琐碎小事。

「就算在隔壁我也见不到你,你都毕业几年了,周泽楷。......我因为爸中风回来帮忙的,昨天医院通知我,他病况变差了,告诉你我一开始打算退学的,不过后来改办成休学,老妈也不知道坚持什麽说什麽也要我念完书。」说到这孙翔面容有些苦恼,但又洋溢这家人关爱的幸福。

「我跟你说阿...欸。」还没说完原来晴朗的天气,在不知道甚麽时候遮起了天日,阴雨绵绵,两个人都没有带伞,周泽楷手上还有一台价值不便宜的相机,随即找个有亭子的墓地避雨。

孙翔不打算再说刚刚被打断的话,两个人都不愿意先开口,不知道该说什麽原先聊天的气氛变得沉重起来。

「好几天一样。」周泽楷打破僵局,盯着外头的天空说,雨不大真的是绵绵细雨,细而紧密。

「你不喜欢阿?放心吧!6/6芒种那天一定会放晴,到时候我们这裡有个大庆典叫送花神,可好玩了,到时候我在带你逛逛。」听到周泽楷的话孙翔以为周泽楷不喜欢下雨,朝周泽楷笑了笑信心满满地保证。

  周泽楷没什么反应只是点点头而已,也不知道在想什麽:「孙翔。」

  「干...干嘛。」跟着周泽楷一同发呆起来的孙翔,被这一声唤回神智。

  「6/12离开。」

  「喔...恩。」

———————斷層分隔線——————

10.

散场时,两人没再说过半句话,直到孙翔送周泽楷回家后,才多了一句客套的谢谢,气氛开始僵硬,不安感蔓延开来,隔天的见面甚至回到一开始,重叠的道路又分岔开来。

「我先走了!江大哥再见,zh...。」孙翔掐断自己的尾句,跟江波涛道别,不去管坐在吧台的周泽楷。

今天孙翔又早退了,从上次的谈话,周泽楷也能猜到对方早退的原因,不过周泽楷也没有多做表示的意思,收拾起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

「小周你跟小孙吵架了。」江波涛等到周泽楷要走出咖啡厅才我,也不知道在想什麽。

「没有。」回归原位,根本没有吵架的理由,蝶翼一般细长的睫毛缓缓的拍动,嘴角微微的弯起说。

「是吗?那...不再陪我多聊几句,我请客。」江波涛敲了敲周泽楷的位子说。

「不必。」说完,周泽楷不多做停留转身走出了出去,动作一气呵成乾淨俐落,吭啷作响的风铃声格外讽刺。

「真无情。」说是这麽说,江波涛脸上的笑容始终如一,没有难过亦没有受伤甚至是愤怒。

如果说离开并不是因为孙翔,周泽楷都忍不住想摸上后颈,然后笑笑自己,可也不是为了追孙翔,漫无目地的行走,就像是自己一直以来做的一样,抬起手上的微单,镜头不再指向前方它回过头来对准自己,喀嚓的快门声从来没有出现。

晚上9点,孙翔从医院走了出来,重新启动的手机震个不停,吓得孙翔开启静音,全是来自同一个号码的未知来电,几十个相同的通知讯息,号码不认识,呈现对比的是,只有一封的简讯,一般而言,这种可能是垃圾信的讯息,孙翔都是很久以后才清理,孙翔也没有强迫症看到那个123,就想点开,强烈的对照下驱使了孙翔的好奇心。

『明天见。』不具名的号码、没有署名、没有地点,孙翔却知道这是谁传来的讯息,至于对方是怎麽得到了自己的号码,孙翔不太在意。

不知道为何有些想笑,苦笑,鬱闷感没有消散,反而蔓延至全身。

11.

「早。」孙翔选择赴约,不用想都知道指的地点是咖啡厅,时间点除了9:00还能是什麽时后,孙翔早就看到对方低首摆弄着镜头,直到约两公尺处停下问好。

周泽楷示意点头微笑,每一次见到自己的笑容都是一样的,不论在在何时。

「有事快说。没事我还要去医院帮忙。」孙翔简单交代,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走一走....?」周泽楷指的是一条没什麽人经过的小径,只有车会路过。

「啧。」可以转身不甩对方的,但这种残留着一丝的藕断丝连的感觉让孙翔更讨厌,选择跟上周泽楷的步伐,不服输还是赌气孙翔快步的走到周泽楷前方。

「你到底想干嘛。」在前面的孙翔转过身来,该说话的人不说,明明是对方约自己的,为什麽周泽楷能如此自若,烦躁烦躁烦躁心中那股鬱闷之气甚至形成了一股怒火,比耐心比年纪比经验孙翔确实不如周泽楷,但直接才是孙翔的性格。

「约定作数?」周泽楷紧张,时间洗涤的自若或是性格上的泰然,如同电视剧说,被小年轻搞的热血沸腾,做出不符合的举动。

「啊...?废话做数!说到做到,你就为了说这个?」听到这裡孙翔只觉得自己是傻逼才会理周泽楷。

「谢礼,摄影。」孙翔越过自己时,周泽楷脑袋是空白的,直接扯着孙翔的臂膀,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麽。

「呵。就为了这个,好啊你要拍什麽,这样可以吗。」孙翔扯开周泽楷的手,随便站了一个步伐,儘管面色不善,但人好看就是帅。

「不是。」孙翔听到这句话,只想挥拳揍周泽楷,周泽楷却是强硬的扳开自己的拳头把相机塞入手中。

「拍我,教你。」也不顾孙翔的意愿,周泽楷从后头罩住孙翔,抓起孙翔的手。

  那双手跟自己相差不大,但比自己粗糙的多,周泽楷的手除了长期执笔的茧子外,还有旅行时留下的,但都不比孙翔的那双手,因为工作苦力磨出的茧子。  

  「三指贴着机身。」

「食指轻轻抚贴。」

「左手拖着镜头。」

分不清这是不是指导,还是满足这几天拉开距离的空虚,纯粹是一种单纯的自我满足,最贴近的距离,最远的阻隔,然后最直接的拒绝。

孙翔终于忍不住直接一个手肘朝周泽楷腹部撞去,甚至想直接砸烂手上的相机,最后却只是塞入对方怀中,这个心软的动作反而让对方反手抓住自己。

  「掌镜人...我的掌镜人好吗?」

12.

  6/6如同孙翔说的是大晴天,不过两个人的关係倒像是暴风大雨一般,越搞越糟,那一天之后孙翔直接请假,没有出现在咖啡厅,最近的见面大概是昨天深夜传来的简讯,晚上六点在哪裡见面。

  周泽楷提前到指定的地点,举办的场地的马路被各色小贩塞得满满的,昏黄的小灯不如白灯清晰,不过聚集再一起相互照耀,仍能彻底点亮马路,高大的行道树,枝干上五颜六色的彩丝绸带,矮木则是别上纸花,地上也有不少碎纸,大概是前几日提前准备被打湿掉落的吧。

  「还是被雨影响了,不过还是满好的嘛。」孙翔站在周泽楷的身侧说。

  「晚..上好。」周泽楷先跟孙翔问好,两个人都不太自在,莫名的开头冷战吵架。

  「还没吃饱吧,你想吃什麽。」孙翔伸手指了指路边的小吃。

  「...糖葫芦。」周泽楷迟疑了下,歪了头说。

  「喔。先去那家吃,正餐吃完才能吃甜食。」然后,拉着周泽楷走到最近的一家快炒店。

  计画是这麽想着,不过吃完正餐的两人几乎饱得什麽都装不下,根本没办法直奔去买糖葫芦,閒逛了起来,周泽楷心不在焉四处抓镜头,眼神总是不自觉地飘在某人身上。

  说着让自己等一下就消失不见的孙翔,终于让周泽楷可以静下心拍照,不分男女老少,不用盛装,穿得简单居家自在地与家人逛街,也有年轻的小姑娘少年,做着平时少见的装扮,想要来一场美丽的邂逅,还有年幼的孩童嘎嘎地笑着,脸上是洋溢的满足与幸福。

  架着镜头的周泽楷全然灌注的没有丝毫分神,然后肩膀传来的力道,喀擦--不用看都知道砸了,但是听到身边那个人的声音,转头始终如一的只要看见他,脸上不自觉弯起的笑容。

  「周泽楷,给你。」手拿着一串冰糖楂子,不是草莓的也不是小番茄,周泽楷没有伸手接过,而是凑上前咬下一颗。

  「ca...」冰糖楂子阵亡享年10分钟,周泽楷直接把孙翔拉到行道树,整个人直接压了上去。

  原先准备说话微微张开的嘴,成了最好的接吻姿势,没吃完的冰糖楂子用舌头推进对方的嘴裡。

  「甜吗。」

13.

  周泽楷离开的那天孙翔没有来,那天是孙翔父亲再次开刀的日子,天空下着小雨,雨势不大,不过持续下了快一个礼拜了,从分开的那天开始。

  「小周,有空再来玩啊。」江波涛给周泽楷一个拥抱,周泽楷则是给江波涛拍了一张相,不用多说什麽,每个时间每个地点都有着自己该做的事情与问题,世界终会指引你方向。

  「给他。」周泽楷拿了一叠相片给江波涛,透明的塑胶袋,能直接看清楚照片,镜头捕捉的对象。

  江波涛看了一眼便收起来了,厚度不薄可能有十几张甚至二十来张,然而张数并不是重点「小周,你讨厌拍人物照吧,并不是不擅长对吧。」,仅仅一眼江波涛就能感受到镜头下青年的各种姿态神色。

  「不是。讨厌...」周泽楷摇了摇头,没有说完,林大哥已经喊着周泽楷该出发的,对话嘎然而止。

  「再见。」这是周泽楷在这个城镇的最后一句话,雨渐渐转小停歇。

  「阿翔,你朋友是不是今天离开,这裡有妈妈在的。」孙母看着孙翔频繁往外头看的孙翔。

  「不用,他不需要,今天是老爸重要的日子我可不能离开的。」孙翔坐在孙母旁边一杞等着漫长的手术。

  周泽楷你就是长了一张诚实的脸大骗子,你老是隐瞒我,但我也有事情瞒着你想不到吧。

  比如说带你去的泥巴仗,除了结婚的新人以外不是男女朋友就是预定要结婚的准新人,那天我坐的地方可是我们孙家的祖坟阿,对了送花神的庆典上还有个传说,相传心上人的对象是旅人时,离开的花神会把最后的祝福送给这对新人,让对方代替自己守候爱人*,也不知道对两个男人有没有用,还有那句最不要的句子,两个人都装聋作哑谁也不说的我喜欢你,甚至于我爱你。

   

14.

  

丁酉年五月(小)十一 天气晴。

  

---END---

想写的糖写不进去,放在这裡自我满足(X)

孙翔为什麽直接叫周泽楷

那是某天孙翔摸鱼的午后。

「我听江哥叫你小周,江哥说你比他还老,真是看不出来呢,这样我应该叫你周大哥?」不知道为什麽总觉得哪裡怪怪。

「泽楷。」年龄可是男人女人共同的秘密,周大哥这称呼周泽楷不喜欢。

「啊....?泽...泽...呦.楷,什麽鬼啊!!!!我们俩又不是什麽另一伴!换一个!!!!」试着叫了一声的孙翔,马上就咬到舌头连忙否认。

「泽...泽...楷哥。」加了哥为什麽觉得更害羞了,孙翔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耳朵。

「周泽楷?」周泽楷本来就是想欺负欺负孙翔的,看到对方不好意思的样子也算满足。

「周泽楷嘛!这个好,周泽楷!周泽楷,你的名字挺好听的阿。」试着叫了几次,总算没什麽羞耻play感的孙翔放胆地喊出来。

「谢谢。」

----真‧END----

废话:

他们的结局由他们自己决定,我觉得他们是HE的,至于未来到底是什麽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人不能胜天,事在人为。

  补充以及引用:

  *标记改自张才-「我没有高学历。我只是用我的相机来观察人与事。它不必表现艺术」

*写完想起来我写的是微单没错微单,然后我看的全是单眼,所以有bug麻烦直接忽略谢谢

*摄影那边有没有专业求指导这样小周到底是要用广角镜还是标准镜头....另,拍一般风景好像是用广角镜,但又写到想拍人..,不会装逼硬装的结局(x

*习俗的部分:

    打泥巴仗

    贵州东南部一带的侗族青年男女,每年芒种前后都要举办打泥巴仗节。当天,新婚夫妇由要好的男女青年陪同,集体插秧,边插秧边打闹,互扔泥巴。活动结束,检查战果,身上泥巴最多的,就是最受欢迎的人。

送花神

    农历二月二花朝节上迎花神。芒种已近五月间,百花开始凋残、零落,民间多在芒种日举行祭祀花神仪式,饯送花神归位,同时表达对花神的感激之情,盼望来年再次相会。此俗今已不存,但从着名小说家曹雪芹的《红楼梦》第二十七回中可窥见一斑:“(大观园中)那些女孩子们,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的,或用绫锦纱罗叠成千旄旌幢的,都用彩线係了。每一棵树上,每一枝花上,都係了这些物事。满园裏绣带飘飘,花枝招展,更兼这些人打扮得桃羞杏让,燕妒莺惭,一时也道不尽。……”“千旄旌幢”中“千”即盾牌;旄,旌,幢,都是古代的旗子,旄是旗杆顶端缀有牦牛尾的旗,旌与旄相似,但不同之处在于它由五彩折羽装饰,幢的形状为伞状。由此可见大户人家芒种节为花神饯行的热闹场面。

*孙翔说的那个传说是我掰的,现实并没有。

*放放小周的两太爱姬(机)

\SONY大法万岁/

Sony Cyber Shot RX100 II

Olympus Tough TG-3

一些自我流解释

February
22
2016
 
评论(13)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