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王】論套路與反套路

好久以前的存稿尷尬得不敢看((

道道約的G 然後大家都知道((

我已經是顆廢栗子了


喬一帆看了眼手機裡的備忘錄在已購買的商品打上勾勾,接著低頭確認袋子裡頭的東西是不是跟清單一致。抬頭看著青天與白雲的喬一帆伸了個懶腰,心中暗付今天的天氣真好。

 

假日早晨給情人叫醒的喬一帆,一臉睡意朦朧的與對方交換早安吻。在飯桌上兩人一向保持『食不語,寢不言』好習慣,直到喬一帆吃完早飯動手收拾餐盤,坐在沙發休息的情人突然抬頭問了一聲今天有沒有其他安排,這樣的詢問讓喬一帆產生一絲期待,還以為對方要跟自己出門約會,沒想到是到商場購買生活起居的用品,不過想到能看到採購日常用品一起挑選用具店情人與日常,喬一帆還是挺開心的,沒想到一到賣場對方就把要買的東西交代給自己後分頭去找其他用品,讓喬一帆有些失望。

 

喬一帆張望了四周,確認對方還沒到約好的定點,打算打個電話詢問對方是否需要幫忙,這時後頭傳來陣陣的哭聲,清脆的童音在哭喊的聲音變成了惱人的噪音,然而四周的行人卻沒有人駐足,最多只是撇了兩眼後快步離開。

 

朝著聲音來源看過去的喬一帆,看見一名年約5歲的小女孩,穿著蓬蓬裙綁著粉紅色的蝴蝶結髮飾後,環顧四周漠視的行人,似乎也沒有大人伴隨在身邊的女孩,判斷對方是走失的喬一帆,思考了一下決定上前詢問。

 

一帆蹲下身子與女孩平視問:「小妹妹,妳的爸媽呢?」

 

女孩在聽到有人搭話停了一會哭聲,在看到對方不是自己認識的人後又繼續哭了起來,讓喬一帆有些傷腦筋,從口袋摸了摸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

 

喬一帆輕聲的安慰著小女孩說:「小妹妹妳不要哭了,妳摸摸看口袋裡有什麼?」一邊從口袋拿出紙巾幫小妹妹擦擦小臉。

 

女孩有些疑惑的看著眼前的大哥哥,臉上淡淡的笑容讓人有股安心感,雖然停下哭泣的小女孩還在抽噎,卻是造著一帆的指示摸摸口袋,裡頭卻沒有半個東西。

 

正想開口喬一帆卻先驚呼了一聲說:「啊,小妹妹不是右邊的口袋是左邊的喔!」已經停止哭泣的女孩不解的摸摸另一邊的口袋,這次確實摸到東西。

 

從口袋拿出一顆包著粉色錫箔紙的巧克力,女孩驚訝的瞠大眼,喬一帆輕輕摸著女孩的頭:「是巧克力呀。」指著粉色錫箔紙的巧克力後接續問:「是不是跟爸爸媽媽走失了呢?」

 

平靜下來的小姑娘在提到父母又紅了眼眶用力的點點頭。

 

「那這樣大哥哥陪妳找好不好?」一帆緩緩地起身活動了下蹲麻的腿,朝小妹妹伸出手問。

 

小妹妹似乎有些遲疑,又在看到一帆的笑容後,搭上對方的手。

 

喬一帆先是詢問了一下,小妹妹的名字以及走失的定點,還有父母穿著的裝扮,決定先帶對方回到走失的地方。

 

路上喬一帆一邊詢問周圍的人又沒贏見過小妹妹形容裝扮的大人,還是沒有什麼收穫,小妹妹似乎哭完的倦怠感也上來了,雖然不安也開始打起盹,看到這裡喬一帆蹲下身子。

 

「是不是累了?大哥哥背妳好不好?。」

 

小女孩猶豫了一會後,還是爬上喬一帆的背,讓一帆背著自己。

 

小女孩怯怯地說了聲:「大哥哥。爸爸媽媽是不是不要我了?」找了這麼久還沒找到父母,原先平穩的情緒又開始不安了起來,搭在一帆肩上的小手也收緊力道抓緊喬一帆的衣服,女孩開啟哽咽似乎又要大哭了。

 

一帆連忙說:「不會的。以前大哥哥也有迷路過喔!那時候遇到了一個很棒的人,他幫我找到媽媽喔。」

 

「就像大哥哥幫我一樣嗎?」女孩鬆開了手上的力道問。

 

喬一帆回頭對著小姑娘笑了笑後搖頭:「他比大哥哥還厲害,咻了一下幫我把媽媽變出來了!」才說到這裡,背上的小女孩突然揮了揮手大喊:「媽媽!爸爸!」

 

遠方一對焦急的男女,快步的跑了過來,喬一帆也蹲下身子,讓小姑娘下來。

 

小女孩的父母確認女兒平安無事後,才像喬一帆鞠躬道謝,一帆只是擺了擺表示不在意後,跟這一家三口道別離開。

 

想起孩時走失到回憶,跟母親的賣場的喬一帆,被廣場的表演吸引目光,等到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已經與父母走失,想起母親的吩咐在原地等到的喬一帆,遲遲沒有等到母親,開始低聲抽噎。

 

台上的表演早就換成了魔術秀,舞台上的魔術師發現自己開始在哭泣後,走下台,先是帶著喬一帆做小小助手,變了一同表演。

 

回憶中男子的聲音不如現在成熟穩重充滿磁性,卻同樣的動聽,最重要的是那雙充滿星辰的眼睛,讓一帆不自覺的信任對方,按照對方的指示閉上了眼睛後,說著自己的願望。

 

接著,魔術師蹲在自己的身旁,戴著白手套的手摀住自己的眼睛:「不能偷看喔,等等在心中數到三之後,我就會放開手,你的願望就能實現了。」

 

一。

 

二。

 

三。

 

感受到覆蓋在手上的絲綢感消失後,喬一帆用力的深呼吸,緩緩睜開眼睛,五彩斑斕的飄帶與碎紙中,母親的聲音模糊的出現在其中,魔術師推了自己一下。

 

「去吧,愛哭鬼。」

 

很久以後才知道,原來對方一開始就發現自己迷路了,藉由舞台上的演出以及廣場上的轉播讓父母知道自己所在的位置。

 

口袋震動的手機,拉回喬一帆的思緒,螢幕上是備註,是自己最重要的那人。

 

透過電磁傳遞過來的聲音一樣悅耳,「你在哪?不會又迷路了。」語氣中帶點玩笑。

 

喬一帆咯咯笑了幾聲說:「我的魔術師,也會把我變出來對吧。」似乎能看到對方夾著手機提著東西,臉上勾著一個淺笑。

 

對方卻是靜默了一陣子後說:「回家的路上,順便去吃飯吧,我今天不想煮飯。」說完便直接掛電話。

 

小時後的那個愛哭鬼,也成了能調戲魔術師的男子了。

 

 

 

 

 

 


August
04
2017
 
评论(1)
热度(18)